特种兵王在山村

第四千三百八十六章 给你脸了

听到这话,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门口,就看到一个青年带着几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而刚才开口的就是最前面的这个青年,眼神都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敢来触季明霉头的,也不看看季明是谁?

那可是季家的太子!

背后站着的又是谁?

就不怕自己也倒霉吗?

要知道得罪了季明,不要说他自己倒霉了,恐怕是他背后的势力都要跟着倒霉!

谁有这个胆子得罪季明?

没人敢!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原本有些焦急的金城,看到这个青年进来之后,眼神却是马上平静了下来,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点笑容:“没想到这个小子回来了。”

……

汤俊语也在看着走进来的那一群人,然后摇头说道:“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出来自己找麻烦的,连汪飞都这样了,他也不怕自己跟着倒霉吗?”

可是当他以为黄安会附和自己的时候,却是没有等到黄安的回话。

汤俊语诧异的转过头,就看到黄安微微张大了嘴巴,眼睛死死的盯着走进来的那个青年,脸上满是惊愕。

“黄少?”

汤俊语疑惑的说了一声:“你认识他?”

黄安才像是回过神来一样,猛地吸了口气,然后才有点艰难的说道:“没错,我认识他。”

汤俊语一愣:“这个人是谁?”

黄安这才彻底的清醒,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巴,过了会儿才说道:“如果说季明是太子党,那个这个家伙就是太子党当中的太子党,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个时

候回来,你看着吧,季明要倒霉了。”

说完看着走进来的青年,眼中闪过深深的惊惧。

……叶秋慢慢的走到了季明面前,手上鼓着掌,可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然后停了下来,看了看王奇脚下的汪飞,哈哈一笑说道:“小子,你真是有种啊,居然敢挑

衅太子党,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汪飞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来帮自己的,听到这话咬牙冷哼了一声:“你管得着吗!”

“还挺有脾气!”

叶秋微微一笑,看向了季明淡淡的说道:“季明,好几年不见了,你还真是给我们大院的人长脸,居然帮着外人欺负自己人,怎么这几年越活越到狗身上去了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特种兵王在山村》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当维修工的日子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90万字一年以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其他 / 全本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65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1天前
我!清理员!其他 / 连载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33万字3个月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