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Boss谈婚论嫁

19.脆弱(1 / 2)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我与Boss谈婚论嫁》最新章节。

“妈妈她、四年前就去世了……”

——不是伽椰子的错,安心睡觉吧。

小林的声音再次和四年前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只是这一次,伽椰子的心中只有想要尖叫的欲望。

去世了?

什么去世了?

是在说小林的妈妈去世了吗?

这怎么可能?

四年前……那岂不是代表着小林的妈妈在离开医院不久之后,就死掉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

那么好,那么温柔的小林妈妈居然死掉了?

这是正常的事情吗?

为什么?

伽椰子小小的脑袋里充斥着无法理解的问题。

为什么喜欢伤害人的家伙活得好好的,对她施加援手、释放善意的小林妈妈却要死掉。

这公平吗?

伽椰子的手指开始收紧,她的脸上满是迷茫。

“小林君的妈妈是、”她凝噎着,觉得空气变成了铁块,堵塞在她的口中。

“是、怎么离开的?”

她不愿意接受小林衫子去世的事情,哪怕提及此事也是用着“离开”这样的词汇。

封敛在经过最初的情绪失控之后,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所以面对伽椰子的追问,他可以做到平静地回答。

“是车祸。”

“车祸?”

“是怎样的车祸?”

“车祸很严重吗?”

“为什么小林君的妈妈离开了,其他人呢,车祸里还有其他人吗?”

伽椰子用着奇怪的语气不停地追问。

封敛虽然有些奇怪,还是做出了回答。

“那是为了庆祝我出院,爸爸和妈妈决定一起去北海道旅行,在开车的路上——”

“啊——”

封敛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伽椰子的尖叫声打断。

他刚抬起头想要询问伽椰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孩的身体就扑了过来,手中的金鱼和苹果糖同时掉在在地上,苹果糖那晶莹透亮的糖衣摔在了地上,蔓延出大片惨白色的裂纹。

伽椰子用力地抱紧了封敛。

“不可以——”

她的口中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封敛被她弄懵了。

“怎么了,伽椰子?”

他用空着的那只手,试探性地拍了拍下伽椰子的背。

刚要说些什么,就发现女孩的身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伽椰子在害怕。

这样的想法突然窜入了封敛的脑海中。

下一秒又被他否定。

伽椰子为什么会害怕?

只是听个故事而已,她为什么会害怕到全身发抖的?

想不明白的封敛耐心地安抚起了伽椰子。

“伽椰子,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被附近的什么东西给吓到了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听说我喜欢你?其他 / 全本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41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其他 / 连载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15万字1个月前
烈日与鱼其他 / 全本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67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