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遁后养大的豪门少爷疯魔了

19. 第 19 章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死遁后养大的豪门少爷疯魔了》最新章节。

季氏研究所,二代材料究实验室。

反应堆下方连着众多的研究室,众多研究员安静的穿梭其中,多少都带着生无可恋的社畜气息,温夜平和稳重却年轻的陌生面庞就尤为突出。

他扫过屏幕上的监控数据,又到储备室查看了二代材料,这些材料和温夜提炼出来亮银色金属完全不同,虽然也能在常温下呈现液态,却整体泛着灰色,间或有一两点银色光芒。

“纯度不足10%。”温夜只看了眼就下了结论:“机器人的灵敏度以及运行承载力最多只能有一代实验体的70%。”

时池淼此刻真的相信眼前人是自己老师了,不然谁能在只看了眼数据就能得出这么精准的结论!

但季沉川交代过不准问他的身份,他眼巴巴的盯着温夜,满怀希冀:“那……那有办法解决么?”

新一批的机器人不合格,上边已经快把他们催死了。

“有。”温夜沉思片刻:“带我去提纯实验室。”

提纯实验室是后新建立的研究室,之前众人对越来越低的纯度感到绝望时,时池淼从温夜的废弃手稿里发现了将原矿物先进行氢化反应再投入反应堆有一定的提纯效果,于是火速在矿物输送通道建立了提纯过滤装置,才挽救了岌岌可危的纯度。

温夜进入提纯室后直接清出了一片工作台,加急特批运过来了特用反应釜、离心机等价格让人心痛的实验器材。

时池淼在旁边一脸崇拜准备偷师:“真的可以解决么?”

温夜根本不搭理这句废话,直接将他当成了助手:“烧反应釜。”

时池淼乖巧的就去开机器了。他从本科毕业就跟在温夜身边,从刷试管艰难飞升到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师兄,磨练出了从温夜手指动一下就知道他想要那个器材的科研精神,因此配合起来十分顺手,甚至有空摸鱼。

他一边当跑腿小弟,一边观察温夜。

他对所有仪器的熟门熟路的仿佛身体一部分,年轻的眉眼盯着反应时如同鹰隼,和之前虚弱温柔的模样大相径庭,仿佛那就是天生属于他的绝对领域,任何人都无法比肩。

时池淼是个热爱十万个为什么的好问宝宝,看到那一系列繁琐的操作,伸长了脖子:“你——您这是在做什么?”

温夜头也不抬:“提纯。”

“我知道,可是——”可是这根本不是提纯操作啊,时池淼是除了温夜以外,现存最早接触二代材料的人,此刻觉得自己就像个没毕业的大学生。

温夜此刻并不想教学:“自己看。”

足足看了十分钟后时池淼才明白,温夜竟然采用了最原始的方法,将所有的杂质进行中和过滤,一样一样中和!

且不说整个的精准中和的难度,这也没法运用到整体反应堆上啊!

“可以。”温夜头也不回却仿佛知道了时池淼在想什么:“二代材料的原矿石具有排他性,本身所携带的杂质种类是固定的。在确定反应比例后,投入高浓度过剩反应量,然后在出料口反应掉杂质就可以。”

时池淼醍醐灌顶,双眼冒星星的看着温夜手中逐渐变成亮银色的实验料。

“可以了么?”

“不,还差一步。”温夜远离试验台,摘到口罩,长松一口气,用力的捏了捏眉心。

“怎么了?”

“饿了,去给我拿点吃的。”

时池淼:?

温夜是真的饿了,他身体状态并不好,同时还有伤再身,只能少吃多餐,从实验状态出来立刻眼前阵阵眩晕发黑,重重的靠坐在椅子上。

时池淼看着他白到吓人的脸色,立刻飞奔往生活区,一边用内线拨通厨房:“现在!立刻!有什么吃的赶紧送过来,不,要鳗鱼盖饭!”

温夜撑在试验台上闭目养神缓解眩晕感,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左手传来的疼痛感甚至让他有些反胃恶心。

季沉川那个脑缺,为什么要换了他的冰美式!

就在他想起身去接水缓解的时候,一杯牛奶推到了他面前:“你是哪个组的?身体不舒服就请假休息,怎么还到提纯室来了?”

温夜抬头看向来人,个头不高,穿着白大褂,五官带着点苦相,仿佛谁欠了他五百万跑路了。

应该是研究所的研究员,温夜觉得他有点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温夜端起牛奶道谢,喝了两口稍微缓解了胃部灼烧的不适感。

对方似乎是来监测观察数据的,只扫了眼新搬过来的实验器材就去看反应堆的监测屏幕和输送管道去了。

温夜一口一口啜着牛奶,盯着对方娴熟的操作,直到对方冲他点头致意,准备离开。

“所以阮风玉是得不到我,打算杀了我然后陷害季沉川么?”温夜一句话将人钉在了原地。

对方僵硬的扭过头,惊恐慌乱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一切,但仍强装镇定道:“您说什么?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

温夜摇晃着半杯牛奶,视线落在氢气输送管道的操控台上:“你没有关闭氢气纯度抽测管道,还关闭了警报装置。”

对方肉眼可见的慌张,握住门把手想要离开却两股战战在温夜的注视下丝毫不敢动弹。

“氢气浓度超过4000ppm就会发生爆炸,而提纯室接近燧火反应入口,也就是反应堆防护最薄弱之处,如果发生爆炸势必会牵连整个反应堆,最好把我和反应堆一起消灭,这样季家就彻底完蛋了。”

温夜深以为然甚至赞许的鼓掌。扫了眼他胸口的铭牌:“可真是一箭三雕的好主意,江眠主任。”

江眠完全没想到自己操作那么谨慎,竟然还是被他一眼看穿,顿时后退两步:“时先生……您想多了,我怎么会——”

温夜勾唇一笑:“时先生?那你刚才为什么对我使用敬语?”

温夜在他惊恐颤抖的目光中点了点头:“看样子你知道我是谁了,林如修告诉你的?那阮平死了么?”

他说话明明又轻又柔和,眼眸也带着浅淡和煦的笑意,但掌控全局的俯视强大让人只想臣服跪地。

江眠几乎是本能的回答:“没……没有,阮平在医疗室,和林如修分开关押的。”

温夜点了点头,那模样仿佛肯定肯定学生答案的老师:“林如修都说了什么?”

江眠对上包容深邃的眼神,恍惚成了急于表现的小学生,恨不得将自己所知全盘托出以奢求一个赞许表扬,甚至颇为自豪道:“他说阮家主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次一定会让季家再无翻身的余地。”

“哦?那他们准备怎么让季家倒台?”

季家两个字瞬间让江眠从那美貌攻击中挣脱了出来,眼神游移时不时的瞥向温夜手中摇晃的牛奶:“我……我不知道。”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告诉我?”温夜将牛奶放在试验台上:“或者你想拖延时间?在等牛奶中的药效发作?”

江眠噗通一声跪坐在地上,他本身就是个科研员,连危险实验都想尽办法逃避的人,对上温夜这种常年杀伐,掌控生死的人,从气势上就被彻底瓦解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其他 / 连载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15万字1个月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