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娘子不好当

35. 一夜沉沦

沈柔嘉在门口蹭了蹭脚下的泥雪,才款款走进来,目光一直定格在易潇身上,问道:“饿了吧。”

易潇回之淡淡的笑,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她为自己摆放粥食。

很快,桌上摆了几盘精致小菜,开胃清粥,她道:“按着你说的没有做太油腻,快吃吧。”

“嗯。”易潇抬手接下,却始终夹不起一片菜叶,最终无奈叹气。

“你身上有伤,是我思虑不全,还是我来吧。”沈柔嘉贴心接过,全然忘了他的伤,在左肩。

易潇得逞,狡黠道:“多谢娘子。”

他如今叫娘子是越来越顺口了,沈柔嘉心里有他,自然也是高兴的,一口口米粥喂着他。

才觉得现下场景温馨醉人,米粥便见了底。

“我再去盛一些来。”

可身子才刚刚离开榻边一寸,便被易潇扯着手腕搂进他怀里,小碗则没了支撑碎在地上。

四目相对,热气升腾,她原想逃离,又想起他身上还有伤,只能轻推搡着他坚实的胸口,“你这是做什么...”

未说出的话被易潇的唇堵在心口,沈柔嘉惊讶一瞬。

许是感觉她的惊慌,易潇停下来温柔注视着,又在她额间轻轻一吻,“藐藐,其实早该与你道明,但我思虑太多,总是想着等一等,今日历经生死,脑中闪过的皆是你的身影,我便知道,不必再等了。”

他因紧张停顿,沈柔嘉的心也悬起。

许久,他望着沈柔嘉的眼睛,道:“我心悦你,想同你在一处,为你挡风霜遮雨雪,陪你青丝共白首,你可愿么?”

回应他的,是沈柔嘉柔软的唇,她轻抬双手绕于他的颈侧接下汹涌的情。

才喝了米粥,那股甜腻使二人愈加沉醉。

不知何时,沈柔嘉已躺在榻上,屋内炭火升温,两人同样燃起不息爱火汗湿了衣衫。

摸到沈柔嘉腰间一片黏湿,他抬手就要替她脱去。

!沈柔嘉找回一丝理智,断了绵长的热吻,覆上他的手背想要制止,说出口的话,却没有威慑,“不行的~你,你还有伤...”

她不知道,这句话是何等刺激易潇的神经!

他放弃那层不足威胁的衣衫,手指一寸寸抚摸沈柔嘉绯红的脸,染上情欲盈着波波春水的眸,还有被他滋润过微显红肿的唇...

每到一处,他内心深处的渴望便随之震动,终于,冲破牢笼。

瞥到沈柔嘉白嫩的耳垂,忍不住低头吻上去,许久,暗哑着嗓子说道:“娘子是在质疑我么?”

不知怎的,沈柔嘉腰心一阵酥麻,颤声道:“不敢~伯爵爷最是威武,我只是担心...”

唇瓣再次被堵上,就听易潇嗫嚅道:“别担心,你夫君我身体好着呢~”

“嗯啊~”她羞臊的捂着嘴,只因易潇的手停在了她最为脆弱的地方,感受到易潇手下的动作,她瞪大了眼睛,他,他怎能...

此刻她才反应过,前时易潇抬不起手是在骗她!

偏她面薄,已是羞到极致,更不敢随意动作讲话,只得任他采撷。

衣衫尽褪,满室旖旎,沈柔嘉这朵初春的娇花,终是迎来一场暴雨,浇灌、滋润着她。

这夜,二人清醒的荒唐。

翌日清晨。

易潇先醒来,望着怀里娇小安睡的姑娘,心中攀上一丝柔软,为她掖了掖被角便悄声下了榻。

行至门外,雪已停了,天地白茫茫一片。

他无心赏析,嘱咐道:“不必叫醒大娘子,让她好生安睡。”

两个女使昨夜守在门外,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面上浮起红霞羞着应下,又小心服侍伯爵爷梳洗。

要为他清理肩膀的伤口时,却是被易潇赶了出去。

他是武将,自然不必多娇气,今日的肩膀已是好多了。

换着纱布,就想到昨夜沈柔嘉那般难受也未碰他左肩一下,实在可爱,他忍不住笑起来,药粉洒在伤口都不觉着疼。

“少爷。”门外响起素夜的声音,“方才庆王府派人回了话,说是八爷进宫面圣,巳时才会来咱们府里。”

易潇正一圈圈包着纱布,随意的点点头:“好,吩咐下面人提起精神,不可怠慢。”

“属下明白。”素夜隔门应下,就要走,又听易潇吩咐道:“再为藐藐送碗补身子的汤,让她今日不要劳累,好生在屋里歇着就是。”

门外素夜听了先时不理解,可看到门边两个立着的女使皆羞怯低头,她便明白了缘由。

干咳两声,领命去了厨房。

待她端了补汤送去沈柔嘉屋里,就见她困顿的坐在铜镜前拿粉脂遮盖颈间,素夜打眼一瞥,不由心疼起来。

只见沈柔嘉的脖子里,遍布红痕,足以见得昨夜她二人有多激烈。

素夜无奈摇摇头,感叹沈姑娘身子正在长,偏就遇上伯爵爷这样一头饿狼,可怜的姑娘哟。

“素夜姐姐?”沈柔嘉此时自镜中看见素夜,不由觉得尴尬,咬唇低下头不敢再看。

素夜注意到她的神态,也不再多想,扬起手里东西,道:“少爷吩咐,给娘子送汤补身的,少爷还说娘子今日不必去外头了,就在屋里歇着,若是觉着无聊,便喊丫头们来打趣儿,左右下了雪,大家都没有忙事。”

说着,她将手里的汤煨在炉子上,告退离开。

沈柔嘉听关门声响起才松了口气,颈间的痕迹太多,实在无法遮盖了,她只好放弃。

经过昨夜易潇整晚的‘蹂躏’,她也觉疲惫不堪,端起热汤几口下了肚,她笑道:“当真是好东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伯爵娘子不好当》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华娱之2000其他 / 连载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6万字2个月前
我!清理员!其他 / 连载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33万字3个月前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58万字12天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