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她一心飞升

20. 炎龙城

千年前上丹峰的念深真人抱着遗憾离世的道侣去了御海,他听了七七四十九日的鲛人哀歌,用水晶棺将妻儿埋在了道侣最爱的深海之中。

回到龙村后他一改往日的随和,突然支持起将女性族人留在龙村不许外出的观念,动用自己的地位势力说服其他龙族重视女性族人对龙族誓约的重要性。

“男龙和道侣结合诞子的幸存率不过十之一二,再加上每年都有女龙死在外面,在和龙族的誓言和生死面前,自由就一定非要不可吗?”

宁澄偶然听到念深真人和他人谈论的内容隔着墙啐了声“屁话”。

这狗屁的龙族血脉又不是她主动想要的,又要被修士追杀,又要渡过娇弱的幼年期,要是连每年一次的外出都取消了,这日子过着还有什么意思?

眼看村长要被说动下令,宁澄伙同几个小姐妹偷灭了本命灯芯从龙村逃走。她们担心半路被抓回去就投靠了某个妹妹的暧昧对象,一个中等宗门的元婴期弟子。

那修士领着她们去了个受法阵保护的宅子,说是等龙村的人走了以后再安排更自在的地方给她们几人定居。

宁澄等人几次发现龙族的大能从宅子附近经过,好不容易熬到对方没再出现,那修士却变了脸要把她们几个都带回宗门献给师尊长老。

和他谈情说爱的妹妹当即就炸了,争吵时她们从修士口中得知了村里不苟言笑的高位者和自由出入龙村的男龙背负着什么使命。

自出生起他们就被逼着努力修炼,百岁以内升到元婴,然后分成三队各司其职:

一队留在村里巡逻御敌,一队外出搜索失踪的女族人、若族人被捕他们拼上性命也要把人救出来,一队负责和先人所处的各大宗门维护关系,以心头血交换修炼资源。

此外,化神期的男族人需要外出寻找道侣,确定好关系后和道侣到龙村生活。

要把她们抓去换赏的修士笑着回答了宁澄的问题:“你们龙族的男人比同级修士强悍不少,他们又都是痴情种,自是受异性欢迎,跟着去龙村的女修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对啊,你个住在村里的土著人怎么反过来问我?”

宁澄想到村里不到百人的普通女修,只觉得恍惚晕眩。

几人联手也打不过男修原以为必死无疑,结果在被押去宗门的途中龙族大能出现救下了她们。

对方没有带她们回龙村接受审判,而是在人界找了个杳无人烟的荒山便于她们隐世。

“违背指示又如何?我并不是很赞同念深他们的想法。即便我们身上有龙族血脉但其实真正的龙族早就灭绝了,到底要怎么活、该怎么活,应该是我们自己做决定。”

大能手握灵剑,笑意浅浅。

“我已经想好了,若我有道侣绝不会赌命让她去鬼门关走一遭,血脉传承与我何干?我只想和她好好地过完这辈子,我只要她安然无恙。”

有想法的不止她们,听从本心行事的也绝不是少数。这几天和她们一样选择逃跑的女龙还有五十多个,留下的族人里也有蠢蠢欲动打算反抗的团体。

没法说谁对谁错,大家只是各自做选择再承担选择的后果罢了。

宁澄听着这些消息陷入长久的沉默。

族人为她们绘制法阵,还教了不少保命手段。

他走后,经过这番波折的宁澄从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变成了被同伴依靠的主心骨。

她们花了几十年将荒山养成青山,也初步建成了炎龙村。

但是很快就出现了新的问题:孤独。

没法在阵外乱跑,她们便把注意力放在如何让别人主动来阵内,最好还是只进不出的那种。

仔细一想,这不就是找道侣嘛?

以前在龙村,女龙外出时盯上的修士能回去告诉给负责说媒的族人,由他们出面试探对方的心意。

不论是看上龙族心头血的强大作用还是龙村大能的指点,除了个别的天之骄子,大部分修士都会被说动缔结道侣之约。

现在没有说客媒人,修士是不敢随意勾搭了,没有灵根的普通人倒是十拿九稳。两个姑娘一合计,用法宝进入猎物的梦境,自称仙子引动心的人醒后来找青山。

由于不确定猎物是否真的会来,她们一次性进了十几个人的梦境,然后耐心等待。

结果等到了五六个男人前后脚踏入青山。

两姑娘比来比去没个主意,再次合计:干脆不介意做侍郎的全收了!

左拥右抱的快乐难以想象,很快她们都沉溺在侍郎成群的兴致里,除了宁澄。

她对炎龙村的规划越细越能理解龙村的各种束手束脚的规章禁例。

宁澄满心扑在村子的建设和防护措施上,其余人玩得忘乎所以还给她挑了十几个男人整出人界皇帝选妃的架势。

她哭笑不得地被她们推举成统治者,也就是炎龙城的首任女王。

眨眼间二十年过去,在宁澄的强烈要求下姐妹们和其侍郎都按照她立下的规矩行事,期间她们的婴孩纷纷顺利诞下,给村里带来了天真热闹的稚嫩童声。

宁澄的一儿一女被她从小严厉管教,没有灵根的儿子对村里的公事耳濡目染能帮着阿娘一起批阅处理,双系灵根的女儿勤于修炼成长为出色的修士,年龄大些的哥哥姐姐反而不如他们能干。

姐妹们没怎么犹豫地号召大家支持立宁澄的女儿做储君,等她们仙去后继续发展炎龙村。

前几任女王都是宁澄的后代,兢兢业业地把炎龙村扩建成炎龙城。

后面不知怎的变成修为最高做女王,子民的危机感随着女王的轻视逐步下降,到第七任女王继位,全城的子民都安逸惯了,要不是首任女王的规矩立在那儿可能连修炼的人都没几个。

第七任女王打小就崇拜从零做起的首任女王,在阅读了宁澄留下的书籍后她拥有了同款居安思危的思想,并企图呼吁子民修炼自强以备外敌入侵。

但她低估了这数百年的安平盛世对子民产生的影响,他们并不认为会有修士能发现炎龙城的存在,坚信古阵能将所有敌人隔挡在外。

现任女王潜意识里也觉得古阵无懈可击,但从起初的诱人进谷到现在肆无忌惮地抓人进城,其中隐患完全不在同个级别。

子民们没考虑过要是抓了不该抓的人会给炎龙城造成多大的重创,那么身为女王的她有责任把风险以一种相对可控的方式告诉大家,务必引起所有人的重视。

外面的龙族被押到她面前时无人知晓她有多惊喜。

虽然这个龙村来的小男龙只有炼气期的修为,但修为低却有巨大破坏力才能让她先前的观点更具说服力:如今的炎龙城丧失了和外界为之一战的实力,要是再不用心修炼会被碾压覆灭。

得知对方还有个修为比他高的同伴,女王其实是有些不安的。但过了大半天那个修士都没打上门说明本事也不行,至少对阵法的悟性没达到她要忌惮的程度。

故而遇见浑身没有灵气的清朗少年,她也只是内心讪笑。

混进来的计谋不错,可惜忘记收敛修士的气场,真当所有人都和那几个丫头似的好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师妹她一心飞升》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1天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个月前
日落大道其他 / 全本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26万字一年以前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其他 / 连载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1000万字4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