撷吴香

19. 第 19 章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撷吴香》最新章节。

“打了近半年的仗,陛下消瘦了,还受了如此重伤,老身看着真如剜心一般。自陛下南征以来,老身没睡过一个安生觉,生怕刀剑无眼,不想还是……”

恭惠夫人边关切絮语,边从汤瓮里盛了汤,转身,将鎏金双狮纹银碗递到他手里。

“好在祖宗神灵庇佑,总算有惊无险。就怕落下病根,若当时能有锁甲挡着……偏没个遮挡。乐陵王这次被罚不冤枉,不是他大意,陛下岂能横遭此劫。”

“傅母宽心,寡人这不是好生回来了。”

穆崇渊一只手接过,没接长柄汤匙,端着就喝了,眼睛未曾稍离奏本。

恭惠夫人知他性情,忙起来谁劝也不听,空自担心也没奈何。

她也不好在此多留,临走似才想起,问了一嘴:“燕朝来的那个女俘,听冯度说于陛下有恩,现下人在奚官局,陛下是……怎么个意思?”

穆崇渊皱眉,搁下汤碗。

恭惠夫人窥他神色,道:“陛下政务繁忙,本不该拿这等琐事来烦你。左不过一个奚官奴,老身且就看着办了——”

穆崇渊忽而开口:“寡人对她另有安排。”

恭惠夫人一顿,就问是何安排。

脑海中不期然浮现一双微红的泪眼,眉目含忍,可怜中又透着执拗。穆崇渊一反常态沉吟起来。

他自来果断,鲜有这样举棋不定的时候。

恭惠夫人试探道:“陛下是打算纳了她?这倒是喜事,内庭空虚,也是时候扩充了。就是她这身份……”迟疑了一下,“异国之囚,恐难同心,倘有异图,只怕为害不浅啊。”

穆崇渊抬眼:“古皋关以北而今尽为魏土,傅母何出此言。”

“瞧我,准是老糊涂了!”恭惠夫人笑笑,“陛下既拿了主意,老身这就着人去办。只一样,她毕竟是作为罪俘入的宫,虽曾有恩于陛下,也不好逾越太过,权且做个采女如何?若伺候得好了,或日后诞下——”

“不。”穆崇渊屈指轻扣几案,心思随之落定,“侍御奏案女史,就这个吧。”

侍御奏案女史。

既是侍御,自然是直侍陛下。

不过终归也只是掌执文书、经管笔札几案之事而已,不属嫔御范畴。

看来陛下并不曾动心起意,而只是欣赏其才学,不然何至于连个像样的封号都不给。

也是,任她再是貌美,这宫里姹紫嫣红,貌美的女子何尝缺过?陛下以前未曾一顾,也不会突然间就转了性了。

恭惠夫人松了口气,跟着又发起愁来。

陛下即位已是第五个年头,子嗣的问题是该考虑起来了,偏他鲜少在这上头着意,回来这些天一次也未召幸过。

想到他的身体还需将养,恭惠夫人也不好催促,但既话赶话说到此,有些事也就顺便提了。

“这些年陛下致力于攘外安内,未遑顾及其他,不知后宫员位其数多阙。君王以朴素自居,甚得人君之体,可内职过于简少,到底不利子嗣。而今天下清平、四海安宁,是时候扩充内廷广衍皇嗣了,陛下以为呢?”

“与后梁的战事才将开始,哪里谈得上四海安宁。傅母且回,此事日后再议。”

穆崇渊提笔蘸墨,显然不欲多谈。

恭惠夫人摇头叹息,只得出了建章殿。

回到寿安殿,近身宫人谭嬷嬷宽慰她,说这事急不得,“陛下这些年就没有闲着的时候,等战事告一段落,陛下留宫的时间多起来,一切还不是水到渠成?”

“若真是因为战事未息也就罢了,就怕是——”

就怕是当年那桩事,给陛下心里留下了阴翳。恐怕这才是他冷落后宫的主要原因。

想至此,恭惠夫人目光含恨投向承晖殿的方向:“若陛下真是因她而坐下心病,我必不能轻绕了她!”

当年的事谭嬷嬷也算知情人,不好多说什么,只道:“高昭仪常年称病,几乎足不出承晖殿,而今咱们大魏与她母国开战,恐怕假病也要变作真病了。”

说起来,高昭仪还是陛下最先纳娶的。

陛下即位前久在军旅,即位时年岁也不大,莫说娶妻,身边便连一个姬侍也没有。

即位后的半年,后梁老皇帝献女乞和,陛下接受了,立其为昭仪,仅次于皇后——皇后之位自是不能给她,那是给陛下舅家表妹尉逢英预留的,这门亲事还是昭宪太后在世时所定。

不过因为陛下迎纳高昭仪的事,表兄妹二人于中军账里大吵了一架,似是闹崩了。尉逢英戍守西南边陲,已经好几年没回都邑,后位就一直这么空悬着。

高昭仪但凡是个肯惜福的,趁此空隙,好好抓住陛下的心,作为禁庭中第一人,陛下想也不会亏待了她。

偏偏出了那样的事——

陛下待她真算是宽仁的了,当晚便下令封锁了消息,非但没究治其罪,还交代恭惠夫人不必为难,不然她哪能好吃好喝地在承晖殿住着。

不过好也好的有限,宫里头想为难一个人法子有的是,不必非得摆在明面上。

眼下就连这种“好日子”也快到头了,母国若亡,她又能落个什么下场。

觑了眼恭惠夫人发沉的面色,谭嬷嬷又问:“要不要见见奚官局那个?暴室令回话说,这一向还算安分。”

恭惠夫人道:“安守本分当差,不生妄念是最好。我就不见了。”

谭嬷嬷点点头,一个卑品女官,的确用不着亲自见了。

“姑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山海际会》《我的景区爆火了》《家兄嬴政》《我能RUA你的精神体吗》《四合院里种田人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予你其他 / 全本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135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