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偶遇前担,但丧尸爆发[末世]

24. 去哪儿?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高铁偶遇前担,但丧尸爆发[末世]》最新章节。

“什么?”陈靖怀疑自己听错了。

楼要塌了,是什么意思?

毕菁菁也急忙蹲下来,她指了指黎愿平怀里的小猫问:“花花,是它吗?”

“是呀,她跟我说,蟑螂太多了,它们钻进了整栋楼的下水道系统,楼外也有很多。而且它们长得太快了,这栋楼很快就会被它们挤爆了。”黎愿平摸着怀里的小猫,花花像在回应她的话般,喵了一下。

陈靖倏得起身。

这个小女孩儿说的话听起来荒唐得很,猫怎么告诉她的?猫怎么知道的?但是她确实比所有人都更早一步,预测到了丧尸蟑螂的爆发。

他不得不去认真正视“楼要塌了”这个可怕的预测。

如果真的要塌了,他们该怎么办?

李正把近百号人交到他手中,现在只剩下这十几号人,他想把这十几号人,都好好地带回基地。

但现在房门外和大楼外全是变异虫子,离开这栋大楼,他们能去哪里躲藏?

高铁站内的建筑一览无余,除了现在这栋员工宿舍楼,就是候车大楼,但里面,乌泱泱的关满了丧尸。而且他相信,里面的变异虫子也不会少。

而高铁站附近都是工业园区,最近的也在两三公里外,他们十几号人,怎么避开满地的变异虫子和丧尸,安全到达?

“车,我们要找车。”耳边传来毕菁菁的声音。

这是毕菁菁听完愿愿的话,沉思良久得出的结果。

这跟陈靖想到一块儿去了。

有了车,他们才能离开这里,去找其它安全的藏身处。

车不难找,高铁站的停车场停满了接客载客的汽车,但许多人在病毒刚开始爆发的时候,都往那里涌,想要开车逃离,所以尸变后撞车的车辆,应该把那里挤满了。

好在楼下也有一个小停车场,停着员工们自己的车。

十几个人,开三四辆车也就足够了。

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面包车。

难的是,他们该去哪儿?

两三公里外的工业园区,主要是电子厂,电子厂是g省数量最多的工厂,但是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人也很多。病毒刚爆发的时候,军方来到高铁站,第一时间也派人去电子厂侦察情况了,好在那边的情况比高铁站好很多,园区比较封闭,只有零星几个丧尸闯了进去,很快就被工人们制服了,病毒并没有在园区大范围传播。军方让园区负责人停止生产,紧闭大门,让工人们在家中闭门躲祸,等待政府的下一步安排。

可是现在!丧尸蟑螂出现了!

可以想象到,园区的生活区,蟑螂的数量会比这边多多少!陈靖一想起现在工人们可能的惨状,就不忍地闭上了眼睛。他联系不上基地,无法通知指挥处,也分不出人去厂区报信示警。

他现在要做的,是想尽一切办法保住这里的十几条人命。

再远一点,还有建材厂,建材厂的人员没有那么密集,但是物资也不会很多,只是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怎么办?

几日下来,尽管附近的地图已经刻在陈靖的脑子里了,但他一直在高铁站里进行救援,几乎没有真正出去走过,他需要一个对这里更加熟悉的人,最好是本地人。

“这里有没有对附近比较熟悉的本地人?”陈靖对着客厅的众人问道。

众人一脸不明地看着这个不苟言笑的军人。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有人问。

“这栋楼,有倒塌的可能,我们得尽快撤离。”陈靖开诚布公,接下来他做的任何决策,都需要在场的每一个人配合,所以他没什么好隐瞒的。

“楼要塌了?怎么会!”

“那怎么办啊呜呜呜,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呸呸呸,别说丧气话,这么多难关我们都闯过来了。”

在听到楼要塌的消息后,人群嗡得一声炸开了锅,有的人震惊,有的人绝望,有的人还抱着希望……

“请大家安静!我们现在需要齐心协力,才能共度难关。所以我希望如果有对附近比较熟悉的人,可以先站出来,我们尽快讨论下一步的行动。”陈靖继续说道。

“呵……共度难关……你们这些当兵的就会说好听话。”角落里传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竟然是一直和黎愿平在一起的那个黄毛?!他面带讥讽,不屑地说。

野豹的另外两个人一听到这话就炸了:“你说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奈何她楚楚动人其他 / 全本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45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58万字12天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