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星辰

39.第 39 章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夏夜星辰》最新章节。

电话突然响起,他快步走回来,看到屏幕显示魏迟的名字后眼里的光顿时消散。

“说。”

魏迟听到对面闷闷的声音偷笑出声:“哦哟,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回去护食了吗?”

听到对面不耐烦的轻啧一声,魏迟又问:“小松鼠跑掉了?”

“魏迟,没事我挂了。”

“别啊容总,我这不是在关心你吗?”魏迟说,“哎,我是听说星晚明天要回老家。”

容非的呼吸变重了些:“魏迟,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啊,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回去看看的。”魏迟说,“起码比在这里胡思乱想好。”

然后容非就真的把电话挂了,魏迟笑着摇摇头,是在太有意思了。

第二天夏星晚发现陆苒竟然也在,和她打过招呼后拐了拐钟彦:“你小子可以啊,都见家长了。”

“那可不,我可是遇到真爱了。”钟彦得意道。

“你们才交往一个多月吧?”

“时间长短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

见到钟彦的爸爸,夏星晚乖巧的喊着三舅。

钟彦家喜欢热闹,因此来的亲戚很多。

晚上吃过晚饭后大家开始张家长李家短的八卦闲聊。

夏星晚的妈妈听着听着,视线就飘到自家女儿身上了。

“星晚啊,你看钟彦这小子都带着女朋友回来了,你对象呢?”三舅说。

“就是,星晚这条件也不差啊,怎么就找不着呢?”六姨说。

一瞬间全桌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夏星晚的身上,她放在腿上的手紧紧内扣,扯出一个笑脸对大家说:“这种事情急不得的。”

“也是也是,星晚说得对啊,缘分到了就自然遇到了嘛。”三舅笑眯眯的,和三舅妈不住的打量着陆苒。

“就像我家小彦,前段时间还因为找对象的事和我吵架呢,没想到今天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回来。”三舅妈拉着陆苒的手,对这个文文静静的姑娘是喜欢得不得了。

今日的主人翁都发言了,大家也就没把注意力放在夏星晚的身上,转而开始闲聊钟彦和陆苒两人什么时候结婚的事。

陆苒都不好意思了,钟彦忙推开这些好奇的长辈:“你们也太着急了吧!”

夏星晚借口上厕所,从房间里溜了出来。

身上一股烟味和酒味,夏星晚只觉得闷得难受。

这里不像宁城那种大城市,小城镇的街道过了九点之后就没有什么车了,夏星晚走到街边的绿化带前坐了下来。

还是植物的味道好闻。

就像容非身上的香水味一样。

想到他,夏星晚就记起自己要给他带吃的。

可自己家小城市,有什么好吃的呢?

而且他嘴巴又挑……

钟彦在前台那拿了一瓶水,转头看夏星晚站在路边,于是走了过去。

“晚晚。”他递给夏星晚一瓶水,夏星晚接过,“你在这里做什么?”

“里面太吵了,出来透透气。”夏星晚拧了下瓶盖,钟彦看她龇牙咧嘴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

“这小力气,连瓶水都拧不开。”钟彦给她拧开盖子后不忘拿她开心,“你以后没有男朋友可能会渴死吧?”

夏星晚喝着水白了钟彦一眼:“我以前没有男朋友也不见得渴死了呀?”

“讲真的,若不是傅松那混蛋以前是我们老总,我真想揍他一顿。”钟彦说。

“别了,揍了他还得掏医药费。”夏星晚说,“再说他都要订婚了。”

钟彦露出难以理解的表情:“怎么晚晚你……还这么关注他?”

“我才懒得关注他,我生日那天晚上遇到他了,他跟容非说的。”夏星晚说。

“晚晚,你真的不喜欢他了?”

“不喜欢了。”有再多的喜欢,也被这个所谓的分手闹剧给闹的一点不剩了。

更何况,那一个月夏星晚连女朋友的身份都算不上。

钟彦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其实我觉得容非这人不错。”

“是啊,他挺好的。”夏星晚说。

“……晚晚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钟彦看着她。

夏星晚眨眨眼,清亮的眼里都是不解:“你不是在夸容非的为人吗?”

钟彦轻叹一口气,他算是知道为什么林浅说夏星晚有种清澈的愚蠢了。

果然是。

“对了,我说给他带特产回去呢,你说我买什么好?”夏星晚问他。

钟彦抱着手像模像样的思考着:“张家的肉饼?李家的蛋糕?王家的腊肠?”

“这些可能不行。”夏星晚说,“我想带点他做糕点用得上的。”

“我家楼下的那个荞麦磨的面粉呗,做面条做糕点应该都可以。”钟彦提醒她。

夏星晚一下子高兴起来:“对呀,多谢提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噩灵客栈》【爱读屋】《柠檬汽水糖》《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抗日之铁血远征军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我!清理员!其他 / 连载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33万字3个月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其他 / 全本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65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