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总是体弱多病

24.第 24 章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娘娘总是体弱多病》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

太医来的时候,蔌和宫中乱成一团。

八月中透着一股燥热,女子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背对着所有人,身子时不时抖一下,裙裾脏乱地贴在身上,瞧上去格外可怜。

她肉眼可见的难受。

时瑾初守在床榻前,他垂眼看着女子,有点不敢将她和昨日软塌上与他缠绵的女子认成同一个人。

他一直都知道她体弱,但直到如今,才有真切感。

他指腹擦过女子脸颊,擦掉那滴汗珠,眉眼情绪冷淡,良妃站在床边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尤其是他们勾缠在一起的双手,她知道她现在应该关注二妹妹的病情,但她眸中神色却不可控制地一点点黯淡下来。

皇上是否有意识到,他从下了銮驾起,就一直不曾看过她一眼。

良妃得不到答案。

扶雪握住她的手,提醒她回神,良妃艰难地想说点什么,但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她仿佛被钉在了原处。

李太医来时就见到这一幕,来蔌和宫前,他本来以为是良妃娘娘身体有不适,谁能想到,来了之后看到躺在床榻的居然是仪美人?

李太医不敢多看,立即上前请脉,许久,他不由得皱了皱眉,惊诧地看了眼床榻上的女子。

时瑾初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到底怎么回事?”

良妃站在一旁,她好像终于找回理智,急切地转过头:“二妹妹怎么样?”

李太医对殿内的情势视若不见,头也不抬:

“回皇上和娘娘的话,仪美人是情绪过激引起的旧疾发作,需得静养,不知仪美人往日的药方是否还在?微臣要依着药方给仪美人开药。”

旧疾发作?

这时殿外响起些许声音,是得了消息的妃嫔们赶到,二重帘掀开,皇后娘娘踏过门槛,恰好听见了太医的话。

跟在她后面的妃嫔也听了个清楚,有人隐晦地对视了一眼,不由得眼神稍闪。

众人服身给时瑾初行礼,时瑾初只扫了她们一眼,颔首让她们起来。

李太医出去让人准备安神药。

皇后面上挂有担忧,转头看向床榻上的邰谙窈,叹息了一声:

“这是怎么回事,在坤宁宫时不是还好好的么?”

话音甫落,众人的视线不自觉转而看向良妃娘娘,谁都知道,请安后,良妃娘娘就将仪美人带走了,仪美人在蔌和宫门口出事,良妃娘娘难逃责任。

时瑾初也掀起眼看向良妃。

良妃袖子中的手不着痕迹地攥紧手帕,她只觉得喉间发涩,许久,她直视皇上:

“臣妾也不知道。”

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二妹妹和她不亲近,表现在格外规矩上,回来途中一直落后她一步,她走在前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得一声惊呼,待转回头时,二妹妹已经跌倒在地。

她说的是实话,只是这个说辞很难有说服力。

太医都说了仪美人是情绪过激,无缘无故的,仪美人作甚这么激动?

不止众人疑惑,良妃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何美人掩住唇,一脸不解和纳闷:“难道是良妃娘娘说了什么刺激到仪美人了?”

不等良妃说话,扶雪就皱眉斥道:

“何美人慎言,我家娘娘和仪美人是亲生姐妹,心疼仪美人还来不及,怎么会刺激仪美人。”

何美人对这番言辞呵呵。

当真心疼,何至于让仪美人拖着病体入宫?

这时,床榻上一直颤抖的人终于有了动静,她拉住时瑾初的手,让时瑾初不得不将心神放在她身上,她抬起有些苍白的脸,颤着声说:

“皇上……是嫔妾自己身子不中用……不关良妃娘娘的事……”

一句话,她说得格外缓慢。

她杏眸还含着泪,脸和唇没有一点血色,苍白得似雪一般,身子仍在细微颤抖,却是强撑着替良妃说话。

时瑾初垂眸看她,抚了抚她有点凉的侧脸,心底涌上一点不舒服。

他按住她的肩膀,将人按回床榻上,语气淡淡道:

“好好休息。”

邰谙窈闭眼,她没去看良妃复杂的情绪,她艰难地将自己拖出自厌的情绪旋涡。

她不是替良妃说话。

她发病本来也和良妃没关系。

甚至,是她毁了良妃好好的生辰,她看得清楚,皇上本是特意来陪良妃过生辰的。

——全被她搞砸了。

病人自己都这么说,其余人再说什么都是别有居心,何美人撇了撇嘴,可不觉得今日一事是什么意外。

她忽然对仪美人生出了点同情。

再是生得美貌又如何?还不是沦为棋子,纵使被欺负得发病,也只能独自咽下苦楚,还得替人作保。

闻乐苑得了消息,绥锦立刻带了曾经的药方赶来,李太医根据曾经的药方又重新开药,避免有忌讳,宫人也终于煎好了药,一碗安神药灌下去,邰谙窈病情渐渐恢复稳定。

她有点不安和忐忑:

“都是嫔妾不好,让皇上和诸位娘娘烦心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
日落大道其他 / 全本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26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58万字1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