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自重臣不孕

47. 圣僧

《王爷自重臣不孕》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新鲜出炉的勿动法师起身向顾星澜行了个合十礼,“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贫僧勿动谢施主赐名。”

别说,换了个法号,瞬间就不一样了,装得还挺像那么回事,顾星澜心虚的打了两下嗓儿,道:“嗯,那个?嗯……”

嗯了半天,顾星澜也没好意思唤出对方的新法号,实在是有点羞耻,这名字还是因为顾衡寄过来的枫叶引起的,她就更叫不出口了。

“勿动法师。”对方提醒道。

顾星澜眼睛一闭心一横,道:“勿动、法师?”

勿动道:“贫僧在。”

他还挺受用?脸皮确实够厚,顾星澜又道:“你知道你为何被那两名妇人寻仇吗?”

勿动坐回椅子上,虚心请教道:“不知,还请贵人明示?”

“高人说话,要模棱两可,似是而非,话不可言尽,意不可道明,要让对方自己去猜,去琢磨。”顾星澜想了想她父皇之前的神态,别有深意的给了勿动一个高深的眼神,“就是不能直接承诺,懂了吗?”

勿动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他一会点头,一会又摇头的,“贵人,这样就行了吗?”

顾星澜哪知道这些啊?但想着上辈子他父皇一国之君的威仪,比之高僧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吧,便嗯了一声。

勿动挪到房间内的铜镜前,学了两下顾星澜刚刚看他的眼神,神情冷冽中带着看透一切的了然,颇有几分圣僧的样子了,他倏地一喜。

“停。”顾星澜走到勿动身边,“保持住这个表情,笑再往回收点。”

勿动定在那里,脸上的表情要笑未笑的疆着,也不敢动。

顾星澜懒得废话,直接上手,伸出一指在勿动唇角边往下压了一点,道:“好,就这样,看镜子,记住这个表情,了然中带着点悲悯,保持住,圣僧的宝座在向你招手了。”

勿动的脸偏柔和,不似一般男子线条凌厉,可能是平时经文诵得多了,很有一股子佛门子弟的面善在里面。

再配合上帝王般冷冽了然的神情,竟有种神圣不可窥探起来,真真是一副圣僧模样了。

勿动只觉得唇角一凉,一枚带薄茧的指腹触在他唇边,转瞬即逝,本是冰凉的手指却奇异的带来一股子灼热。

心顿了半拍,才又腾腾动了起来,他定了一瞬,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莫名的竟蔓上一层不明显的红。

他晃了晃脑袋,忽略了一丝异样,对着铜镜又练了几遍,终于有点心得,满意的对顾星澜道:“贵人,你真是小僧的贵人啊?你也太神了吧。”

这一张嘴,从勿动法师啪叽一下摔地上,又变成了小和尚慧仁。

顾星澜以指支额,愁道:“你就不能少说话吗?”

勿动把嘴紧紧一抿,屏住呼吸,殷勤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可他还有事要问,不说话怎么问,看到桌上的笔墨,灵机一动,提笔在纸上写道:“贵人,这样就能成为圣僧了吗?”

顾星澜叹了口气,道:“你还是说话吧。”

勿动如蒙大赦,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喜道:“我懂贵人的意思,就是让我与别人说话时,不要太活泼,要端着,是吧?”

顾星澜点头认可,又道:“圣人之所以能成圣,除了自身外,也少不得别人追捧,比方说庄先生,每至一地,蔡先生便会郑重的向别人介绍,还会将庄先生的来历尽可能的抬高,这样别人再结识庄先生时,便会不自觉的奉为高山,懂了吗?”

“哦……”勿动豁然开朗,“就是要找个捧哏对吧?”他见顾星澜迷惑的看着他,又道:“就是打配合的搭子?”

这回顾星澜懂了,她点了点头,又道:“你还可以给自己杜撰一个身份,最好高深点,比如什么西域佛子啊?梵音寺圣僧啊之类的,都可。”

勿动激动万分的一把攥住顾星澜的手,“贵人?你真是小僧贵人,小僧以后佛法大成,定要好好感谢你!”

圣僧动不动就上手,这什么毛病?顾星澜用力把手一抽,道:“不必,他日你败露时,不要说是我教你的,我就感激不尽了。”

勿动正色道:“贵人放心,小僧死也不会出卖贵人的。”

第二日,勿动果然一改往日作风,时时捂好高僧的马甲,装腔作势的端了起来,少言寡语的,一路上倒也唬了不少人围观。

蔡荀寻了个空,问顾星澜:“你捡个和尚做什么?”

顾星澜牵着马在草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吃草,看着广袤的山川出神道:“无聊吧,也许说不上哪天就用上了。”

蔡荀一噎,瞪了顾星澜一眼,讥讽了一句:“吃饱了撑的。”转身陪庄培下棋去了。

只庄十鸢总喜欢围在顾星澜身边,星澜哥哥长,星澜哥哥短的,叽叽喳喳个不停,但小姑娘很有眼色,从不乱说话惹她心烦,言语欢快中还带着一股子顾星澜没有的朝气蓬勃,她也就默许了。

勿动现在对顾星澜那是奉若神明的存在,将她的话奉为圭臬。死缠着顾星澜身边。一来二去的,庄十鸢和勿动也交上了朋友。

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相处起来很是容易。

一行人沿东而行,每到一处万里商行分店,顾星澜总能收到顾衡的信。

有时是几封,言词之间,书写着一日中细小的琐事,像是在分享,又似在记录,每每末了,总会书上一句想你。

不管顾星澜回与不回,这人几乎每日一封,从不间断。

这一路走走停停,历时两个月,从秋天走到入冬,终于赶在年前进了上京城。

***

“主子。”阿笙驾着马车来到太学前,离多老远,就冲顾衡挥手,那手中似乎攥着什么?

自从顾星澜走后,顾衡天天冷着一张脸,像别人欠他几百万两银子似的,搞得这些下人平日里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拘谨着呢。

这会儿阿笙脸上的表情,笑逐颜开的,说是他爹要给他说媳妇了都有人信。

顾衡抱着一堆书,身边跟着潘明朗和颜诀,打学里一出来,就看到这么一幕。

“呦,沈兄,你家小跟班还会笑呢?”潘明朗打趣道:“莫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

颜诀用手肘拐了潘明朗一肘子,冷声道:“你盯着别人笑不笑做什么?哦……莫不是平日里,没少偷窥人家吧?”

顾衡走近了一看,阿笙手上攥着的好像是封信,他撂下句:“潘兄,颜兄,沈某有事先走了。”就头也不回的抱着书向阿笙快步跑去。

潘明朗惊奇道:“沈兄刚刚是在笑吧?他都多久没这么高兴了?有小半年了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浮生寄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偏要勉强其他 / 全本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31万字一年以前
小玲建军其他 / 全本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如见雪来其他 / 全本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70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0天前
枕着星星想你其他 / 全本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84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