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猎手

23. 风波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

假期快结束的时候,田桐又介绍了几个拍摄单。

开学那天,华棂拍完模特图,临时赶回学校,身上还穿着样衣。

冬季尚未过去,冷风裹挟着雨水,吹得人骨头缝儿里冒凉气。

华棂被冻了一路,手僵得没知觉,半天也没锁好车。

“我来吧。”斜刺里一只手伸过来,三两下弄好。华棂看向来人,是钟澜。

锁好车,他的目光停留在华棂的身上,很快又移开。

“怎么穿这么少?”

华棂今天拍的是学院风主题,藏青色双排扣大衣配格裙,头上戴着贝雷帽,好看是好看,但不抗冻。

看着她鼻尖都被冻红,钟澜下意识解开围巾递过去,递到一半才觉得不妥,胳膊尴尬地停在半空。

所幸华棂根本没注意他的动作,甚至没有回答的意思,道了声谢就擦肩而过。

钟澜是学生会主席,提前一天返校帮老师料理事务。说话的时候,周围还有几个学弟学妹捧着本子在等他。

见华棂走远,学妹才上前道:“哇靠,学长,刚刚那个是华棂学姐吗?她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诶。”

“果然人靠衣装,打扮以后更靓了。”有个学弟嘿嘿笑,偷拍了一张背影照。

钟澜注意到他的动作,微微皱眉。学妹先一步说:“你干嘛呢,别乱拍人家。”

学弟满不在乎:“没事,我就发个帖子,夸她呢。”

-

从校门口到教学楼的路程里,华棂并不知道论坛里有关自己的帖子已经开始发酵。此时的她还在李老师办公室整理新书。

兜里的手机不停震动,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华棂没有点开看的意思,干脆晾着。

肖何看着没打通的电话,习以为常。纪郢洲敲了敲他的桌子,“走不走?老钱那里来了一批新马。”

报道流程很快,基本没什么事。以往这个时候,肖何一般也就点头了,这会儿却说:“你们玩,我不去了。”

隔壁班的杜霖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这话,怪叫:“不是吧肖哥,你算算寒假以来你推了我们多少约。我以为你嫌无聊,还想破脑袋寻摸新鲜玩意儿呢。”

“拉倒吧,你纯属自个儿闲的。”

纪郢洲不像杜霖那么缺心眼,拖着他走了。

肖何点开微信,看了两眼又按灭。

华棂还是没回消息,等她主动告知行程是不可能的。

时间快到饭点,陆续有同学往食堂走。他顺手拉住一个人,“你好,饭卡借我用用。下午还你。”

被塞了一叠钞票,男生有点懵,看见是肖何,下意识就掏出饭卡,“额,给……给你。”

“谢谢。”

肖何接过饭卡跟着人群往食堂走。

他人高模样又扎眼。很多同学认出来,都有点惊讶。

“肖何?!你怎么来食堂了?”陈雪也在打饭的队伍里。

肖何看了她一眼,“吃饭。”

陈雪后知后觉自己问得有点奇怪,“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就是你们平时不在学校吃,怎么今天一个人来了?”

肖何的目光在人群里扫视,转了一圈才慢悠悠说:“嗯,换换新口味。”

“这样啊?那我知道哪个窗口最好吃!”身边的朋友投来好奇的目光,陈雪极力让自己语气自然,显得很熟络,“对了,你是不是没饭卡,我请你吃吧。”

肖何的视线锁住不远处的背影,唇角微勾:“不用了。”

-

华棂端着餐盘坐到田桐对面。

后者不专心吃饭,捧着手机眉头紧皱,“我还是帮你澄清吧,让管理员删掉这条帖子!”

华棂专心吃着饭,“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田桐郁闷,气得饭都吃不下去。

起因是论坛里多了一条热帖:【兄弟们,赌一包辣条,某高冷女神绝壁名花有主了。】

配图是华棂的背影。

没点名,没露正脸,但因为指向性太明显,没出几楼都猜到是谁。于是乎帖子到这里歪楼,讨论颜值的有,接学霸好运的有,基本都当楼主那句“名花有主”在瞎扯。

如果是别人倒还有花边新闻的可能,但是搁华棂这个出名冰块身上,谁都不信。

原本就是无聊的灌水贴,直到有个匿名帖突然出现:【如果没看错,她身上那件衣服是m家的最新款。emmmm,上学期还在领助学金的人,这个学期买名牌?】

节奏在这里开始变化,又有个帖子po出华棂从某辆车上下来的照片:【看车型,保时捷帕拉梅拉,嘿嘿,懂得都懂。】

田桐气愤回帖:【176楼和298楼,空口造黄谣是要担责的。】

没刷新几次,楼层回复得很快;【哟哟哟,我好怕,我点名道姓了吗?我说脏话了吗?谁对号入座谁心虚呗,你是她腿毛啊这么舔?】

那边人多势众,田桐根本说不赢,眼圈都气红了。

一只手挡住她的屏幕,“别看了,没意义。”

田桐嘴巴都在抖,“你不生气吗?他们说得那么恶心。”

华棂轻笑一声,给她递纸,“不要陷入自证陷阱。污蔑你的人最知道你的清白。他只想躲在网络背后逞口舌之快。”

田桐:“那就这样不管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白鹤猎手》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其他 / 全本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66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偏要勉强其他 / 全本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31万字一年以前
枕着星星想你其他 / 全本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84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