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触手

12.受伤

《她的触手》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消息刚发出去,舒窈又觉得这话似乎暗藏别样邀请,她正想解释一下,一句话还没打完,蔺然的回复已经发来:

“好。”

看起来毫不犹豫。

于是多想的轮到舒窈了,她捏着手机,神色恍惚。

隔着柜台的收银不得不提高声音:“你好,扫码还是刷卡?”

在后面排队者的奇怪注视下,舒窈匆匆回过神,结了账抓着装泡面的袋子想往外走,临了想起来刚邀请的女朋友,低头看了看这磕碜的招待品,内心发出哀鸣,只能再度掉头回超市——

四十分钟后。

拎着两大袋东西的舒窈在小区门口看到站在车边的蔺然。

玫色的休闲款薄上衣领口有长系带设计,此刻被打出漂亮的蝴蝶结,而下身雪白的鱼尾长裙烘托她颀长身形的气场,再有那能拍洗发水广告的缎面长发长而直地垂落肩头,令她成为附近地铁口来往人群频频投以注视的主角。

舒窈之前试着买那些休闲衬衫的灵感就是来源于她,明明交往的时间不短,可是每次见到蔺然,她都会再度被惊艳。

在她见到对方之时,黑发女人已朝她走来。

浅淡的、对方独有的清爽海盐味凑近时,舒窈久违地再度被笼罩在她的气息下,以至于小别重逢说出的第一句是:

“我、我的意思是,我家有多余的空房间。”

明明是想解释自己的邀请理由,但是说完之后品了品,舒窈绝望地发现听起来更不正经了。

蔺然深邃的黑眸看着她,然后配合地点了点头,“嗯。”

“……”

所以,女朋友这到底是懂了还是没懂?

……

不过很快,舒窈就顾不上琢磨邀请女朋友留宿的潜台词了,因为台风要来,而她家阳台和天台上的花,该剪的得剪、该固定的都要固定,这都是今晚要搞定的大工程。

等蔺然将车停好,她带着人回到家中,低头在柜子里拆出双新的一次性拖鞋,给她递去时出声道,“我得先去拿工具将楼上的花盆固定,你要不先在客厅坐会儿?”

跟她一起站在玄关的人却没动。

蔺然已经得到了舒窈送出的八份礼物,按说这次过来应该是收取最后一份,然而此刻她站在玄关,却能够将室内大部分景致尽收眼底——

餐桌上半透明的荷花浮绘玻璃碗。

摆在书柜上充当装饰的各种稀有香水小瓶,其中还间或插着一朵靡艳夏花。

茶几上红宝石形态的不规则花瓶。

以及那一排靠近阳台的,装在透明半敞口小圆球里,被彩色小栅栏围绕的多肉们。

换算到蔺然眼中,便是:碗碗、罐罐、漂亮瓶瓶!

她一瞬间好像年节时被丢到放着年货那个屋的小孩,并且还被毫不设防地信任着附赠一句:“你能一个人在这屋待会儿吧?”

蔺然闭了闭眼睛。

免得自己因为过度兴奋而控制不住瞳孔变化,顺便按住已经在身后狂喜乱舞的触手们。

“蔺然?”

在女朋友疑惑地再度出声时,她难得失去一贯的从容,仓促应了声:“嗯。”

并且迅速道:“你先去忙。”

-

舒窈上楼之前还有些不太放心,想知道蔺然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

就像她最近因为工作太久,不是对着电脑就是看各种资料文件,看东西有时就很模糊。

之前在南山医院地下停车场,她说完话在安静地等着女朋友,结果视线里的车库环境突然就变得不太清楚,但在蔺然碰到她眼角时,又恢复正常。

刚才也是。

或许是玄关的光线太暗,总之她说完话回头去看蔺然时,却见大门门板像是活过来似的,部分线条凸起扭曲,犹如下一秒就要张开将自己吃进去……

但再一眨眼。

又都恢复了正常。

她站在风雨欲来前、格外闷热的天台上,使劲看自己种的那些花花草草,以期多看些绿色能让眼睛的间歇性小毛病自愈。

之后,她将工具箱搬过去,先用白色绑扎带将小花盆互相连在一起,太重的大盆都挪到靠墙的位置——

“嘶!”

她使劲甩了甩自己刚被陶瓷花盆里,用来固定树枝的铁丝扎到的手指。

本来还想催眠自己应该扎得不深,抬手时,蜿蜒的红色就已经滴滴答答地沿着手指滴落,啪嗒打在月季绿叶上。

舒窈呆了两秒,转过身想下楼,结果迎面就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人捉住手腕,“受伤了?”

蔺然闻着空气里的味道,视线凝在被自己握住的手上,刺眼的血色像爬开的藤蔓,沿着掌心四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柒殇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其他 / 全本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65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听说我喜欢你?其他 / 全本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4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