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上将军计划

12. 第十二章·匪下山

《染指上将军计划》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在塘里村住下的两三日,邬寨兄弟们每日进山中做哨探,山中一直无甚动静。

与此同时,塘里村乡亲进禹阳城贩果归来也带回来一些关于宿云关外战场的消息,用黄里正的话说:“若那火喷当真是神器,何以用了几日都不见攻破宿云关城门?我看不过尔尔。反倒是咱们北琰的大将军,端的是不破宿云终不还的气势。”

里正走后,邬落棠便对邱致道:“这几日叫兄弟们盯得仔细点,北琰大军出师未捷先折了皇族当宝贝似的火喷,眼下便只得拼死将宿云关攻破方能给北琰皇帝一个交代了,南晏必然也不会坐以待毙。若云江处一有异动,咱们便哄着塘里村乡亲们从山中寻一条安全的路遁逃,如此万事大吉。”

邱致嘴上应着,却又不知为何笑着微摇头。

邬落棠抬头问:“怎的?”

邱致迅即掩去那点高深的笑意,答:“无事。寨主所言极是,我们便这么办。只要将塘里村救下,旁人又与我们有何干系。”

塘里村的第四天,未等来渡江北来的南晏军,却等来了山中盘踞多年的山匪虎头帮。

赫连灿进来报信的时候,据说虎头帮已经下了山,距塘里村不过数里之远,而观他们行进方向,目标俨然就是塘里村。

邬落棠问:“虎头帮里杜椿可在?”

赫连灿扯着嗓子道:“虎头帮倾巢而出,他也在。看样子是要打算做票大的。”

邬落棠冷笑道:“匪有匪道,难道他不知,土匪不打窝边食吗?”

这虎头帮的匪首姓杜,名杜椿,早几年是做镖局的,说起来和邬落棠也有些渊源--杜椿正是那年邬寨截取生辰纲时护送生辰纲的总镖头。

当年杜椿于邬落棠手底下落败,既怕遭追责,又觉颜面扫地,不肯再做镖头,转而上山当了匪。

邬落棠握兵刃在手,“走,看那虎头帮到底要做什么!”

数里之地骑马只盏茶功夫即至,很快路上便现出虎头帮山匪的身影,杜椿打头,身后跟随着近百骑。

隔着几丈远便看打头的杜椿亮出兵器,那端的是个欲打家劫舍的架势。

方才得着消息时,邱致已经让里正劝塘里村的乡亲们各回家中,将门户紧闭,此时村口大道尽头便只邬寨的兄弟们站在那里。

邬落棠打头,手中一把长剑,横持在手,邱致和赫连灿站于她两侧,身后的兄弟们亦撸起袖子各操武器准备大干一场。

杜椿在马上大喝一声:“拦路何人,滚开!”

邬落棠手中剑身斜立,刀锋向外,望着对面飞驰而来的人马不闪不避,道:“你姑奶奶在此等候多时了!”

南北交界之地群山丛生、地貌复杂,又处于两朝劈壤的三不管地带,由此而催生出许多匪类。可便如邬落棠所说,匪亦有匪道,并非全无规则。

其一土匪绝不可打窝边食,不可祸害临近乡里,若要打食必要打远食或过路客商才可。

其二便是划定地盘守地,各个匪帮之间互不相扰,若平白窜去其他匪帮之地行事,便视作破坏对方规则,是万万不可的。

是以杜椿万万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邬落棠。

他勒马停在距邬落棠面前几步远,终究未敢冒然策马闯过去。

他瞥了眼邬落棠手中双刀,冷然道:“邬寨主,你坏规矩了,这附近几十里可都是我虎头帮地盘,你邬寨人在此是何意?”

邬落棠微微侧耳,问赫连灿:“啥?”

左近的赫连灿这会儿难得有了眼力见儿,知寨主没听清楚杜椿说什么,便如小儿故意学舌般,学着他的语调将他的话一个字不差地又大声复述了一遍。

那杜椿只当是对他的挑衅,额间青筋暴跳,恨不得立时纵马踩死赫连灿才好。

赫连灿说完,邬落棠蓦然笑了,她那一笑仿佛面靥生花,偏生同她手中长剑泛出的冷光相冲,生出一种奇妙的蛊惑感,若非杜椿同她曾经交过手,且并未讨到丝毫便宜,还真会因为她是个女子而看轻她。

她瞬间又收了笑意道:“你若知规矩,便该知这里不该是你动的地方。”

杜椿咬牙道:“不是我该动的,难道就是你该动的?这块肥肉本在我的地盘,我今天就吃定它了!”

这句话倒不用赫连灿再学舌,因那杜椿话音方落,便已手中那把平直棱锏嚯嚯而动,纵马向着邬落棠扑过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薇风凛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极品嫂子其他 / 全本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287万字一年以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其他 / 全本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66万字一年以前
ABO垂耳执事其他 / 全本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46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