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骗 [久别重逢]

18. 第18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

云黛溪也不知为何,那晚偷偷用过他的面霜之后,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反倒想试试看,就这么任性着,他究竟会怎么处理。

甚至有些好奇,一直落到第十八层地狱,到底是什么样子。

顾黎安也不再说话,毕竟还有第三个人在。

看他那边侧窗下插着一本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云黛溪用说陈诉句的语气:“没想到顾先生最终还是去拿了我买的那些书。”

“最近睡眠不佳。”他还是那样,一只手扶在车窗边缘。

那天晚上躺在承和园房间的床上,被云黛溪残留的味道干扰,他辗转一夜未眠。

本以为自己不在乎的眼泪,从那天开始,无数次出现在梦里,每一次都是对他暴力的控诉。

车外夜里红红绿绿照进来,在防窥膜的遮掩下镀上了一层深沉的灰色,和他的气质极其相称,如黑暗里迸射的烟花,转瞬即逝。

这次她不再说话,有种带着骄傲的自暴自弃。权当自己是扒了衣服,被宫女们用被子裹着抬去侍奉的深宫嫔妃。

去他位于哪里的地盘都行。

下了车倒是出乎意料,这里是一处私家别墅,欧式的干挂石材立面,门厅里已经有许多人,应该是一场私人酒会。

见顾黎安来了,过来迎接的是位女士,穿着极其繁复的蕾丝钩花裙子,无名指上戴着的鸽子蛋差点闪瞎了云黛溪的眼。

顾黎安还没来得及开口介绍,那边先递过一杯冰水给他,忙不迭地问:“顾总,这位是?”

“女伴,云黛溪。”说着,把她的手拉起来,挽在自己的手臂上。

周围的人恐怕都在悄悄观察他,否则不会整个宴会厅那么巧合地都在同一时间陷入安静。

早听说,和金融圈子里的其他人不同,顾黎安不是那种喜欢莺莺燕燕女人的男人,从没带过任何女宾出席活动。

那位女士伸出有鸽子蛋的那只手:“云小姐好。”

顾黎安绅士介绍:“你叫这位何太就好。”

云黛溪乖乖叫“何太”,脸上的笑容和礼节性鞠躬一样也没落下,显得大方得体。

挽着顾黎安的手臂走了几圈,他游刃有余地和一群看起来光鲜的人聊全球经济,股市期货,或者哪家公司又用多好的价格买下哪块地皮。

香槟杯碰撞之间,发出叮叮叮的声音。

在云黛溪耳朵里听起来像儿时游戏厅里见的那种推币机。你知道下面有无数的金币,可是需要无限消耗自己,不知道哪一刻,才能真的一把把那些币推下去,收入囊中。

有的人满盘皆输,有的人载兴而归。

这间屋子里的人,对娱乐圈了解得不深,没人认识这位挽着顾总的云黛溪。

顾黎安也不避讳,大方跟大家介绍:“她是位职业经纪人。”

提起云黛溪是娱乐圈的人,大家的眼神里都有说不清的味道。

客套回答:“哇,那岂不是可以看到很多明星!”

有的表演得更浮夸些,会挤眉弄眼问:“来说说,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八卦。”

云黛溪笑笑简单推诿着答:“明星都看腻了,至于那些八卦嘛,也一样,看多了都会腻,还是若有若无知道些最好,有神秘感,才觉得有趣。”

表面上说话客气,可云黛溪知道,在他们这些权贵眼里,她就像怡红院里的妈妈桑。

可碍于顾黎安的面子,大家都强聊着一些话题。

最近上了什么有意思的新剧,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明星,在一阵阵“哦,啊,对对对,就是他……”的讨论里延续。

这样的场面云黛溪本身也见过不少,何况更多的话题是围绕这位顾先生的,闲言碎语间,能窥得一些顾黎安或真或假的爱好和消息。

观察这位顾先生,她并不觉得无趣。

等打过一圈招呼,顾黎安贴着她的耳边问:“走吗?”

云黛溪顺从答:“随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其他 / 全本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66万字一年以前
只宠不爱[重生]其他 / 全本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104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