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说她高攀了

18. 心疼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

“姑娘,您真是糊涂啊,方才您对世子爷那般态度,若世子爷真的动了怒,回门那日姑娘可就为难了。”

不怪倚春有这样的担忧,实在是近来她愈发有些不懂自家姑娘了。

当然了,她也是心疼自家姑娘的,何尝不想让自家姑娘随性而为。可这诺大的信国公府,她就怕姑娘初来乍到,得罪了人。尤其是世子爷,这若世子爷真的厌弃了姑娘,姑娘只怕日后是步履维艰的。

顾潆哪里能不知道倚春的担心,可她就是觉着心口堵得慌。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不迁怒到陈砚青身上。

哪个女人不想嫁一个好郎君。若陈砚青是如三老爷那般风、流性子,或者是那等喜怒无常,毫无品性之人,顾潆也就不纠结了。

可偏偏,陈砚青虽是性子清冷,对自己,却也未真的为难过自己的。

上一世,儿子养在窦氏身边后,顾潆除了晨昏定省并不敢太往窦氏屋里去,生怕惹了婆母的不喜。可陈砚青似是知道她的不安和忐忑一般,经常会寻了借口,带自己往婆母屋里去。每次过去,他都会让嬷嬷带了儿子过来。

可他既知道自己的痛苦,从始至终却从未说过让窦氏把儿子还给自己。

这样的忽远忽近,让顾潆愈发痛苦了。而到了后来,新帝登基,所有人都说他成了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有从龙之功,再无需顾忌和自己的婚事,便是休了自己,另娶别的贵女,皇上也会给这个恩旨的。

可陈砚青呢,他非但没有休妻,反而给自己请了诰命。

为什么,为什么他总是这样,让自己捉摸不透呢?若他不喜自己,又何须给自己这样的体面。可若他喜欢自己,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痛苦中挣扎呢?

回想着这些,顾潆再没有忍住,落下泪。

见自家姑娘哭了,倚春顿时也急了,她还以为自己方才那番话,吓到了姑娘,想了想,她忙宽慰自家姑娘道:“姑娘,都怪奴婢乱说话。世子爷回门之日怎么可能不陪着姑娘呢?您是世子爷的发妻,世子爷即便是对您生了恼意,也不可能不给您面子的。”

“就比如方才,三老爷那样口无遮拦,世子爷不也丝毫没有给三老爷留脸面。所以,姑娘就放宽心吧,等回门之后,您便小意温柔些,世子爷会知道您的好的。到时候,若世子爷能留宿下来,您若能得个哥儿……”

倚春的话还未说完,却见外头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便有婆子进来回禀道:“世子夫人,国公夫人那边来人了,送了两个丫鬟往您身边来侍奉,您可要见见。”

这个时候窦氏让人送了丫鬟过来,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可因着上一世也有过这样的事情,顾潆并未有任何的慌乱,只淡淡点头道:“既是国公夫人送来的人,那便让她们进来吧。”

倚春听着姑娘这话,有些不安的轻轻拽了拽姑娘的衣袖,“姑娘,您怎么能真的把这两丫鬟留下来呢?您如今都未和世子爷圆房,国公夫人这个时候指了丫鬟过来,不就是故意恶心您,想让您知难而退吗?”

倚春说着,心里不由感慨着,这国公夫人当真是厉害极了。她打发了丫鬟过来想要给姑娘一个下马威,却没有直接往世子爷房里塞人,而是打着这两个丫鬟是过来侍奉自家姑娘的名义。

她这么做,不就是故意拿捏自家姑娘吗?

这阖府上下谁不知道姑娘入府时只带了自己一个丫鬟,身边再无亲近之人。国公夫人却借着这个,让姑娘不得说一个不字。毕竟,国公夫人再有私心,只要她不承认,一口咬定是怜惜姑娘身边无可用之人,才有这般慈爱之心。姑娘若拒绝了,便是不识抬举。

很快,折秋和折冬就进来了。

只是两人的性子却是不一样的,虽同样梳着双丫髻,穿着府里丫鬟惯常穿的衣服,可一个低眉敛目,进屋后丝毫不敢乱瞄,而另一个就不一样了,似乎对她这个新入府的世子夫人很是好奇,偷偷朝顾潆看去。

上一世,顾潆见着这两丫鬟,心里其实是有些不愉快的。她一是不想节外生枝,毕竟她若是拒了这两个丫鬟,这事儿不定闹腾多大呢。二是,她确实也担心,陈砚青若是给这两个丫鬟开了脸,两人诞下子嗣,那自己岂不成了笑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女囚代号14146[无限]》【牛B小说网】《都市之只手遮天》《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易读中文网

《全京城都说她高攀了》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5天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居心不净其他 / 连载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5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