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深爱的男友死掉后

17. 第 17 章

《当我深爱的男友死掉后》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下可好,白藏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了。他透过手机显示屏幕,看到梁春菊踢开陶罐碎片,从碎片渣渣里捡起来一个黑色不明物体,即便白藏使用的探头再怎么高清优越,他也只能看到一抹黑色。

“你怎么不安个夜视仪之类的功能?”

白藏一顿,声音有些闷,“这些年为了找游轮案相关信息,去了太多地方,钱花光了。”

……啊,竟然是如此逻辑合理通顺的理由,喻庭默默闭嘴,毕竟她自身也没多少钱,这个月房子到期后她就没地方住了,去湘西鬼市的大大小小费用多亏有宋千秋背后出钱。

否则喻庭就得上街摆摊算命了。

她叹气,看来还得想办法维持一下经济来源了,找京阙残体什么的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在此之前不能饿死。

喻庭思维发散,想着要不推销一波她的自制符箓,量大管饱,对付小鬼驱邪还是管用的。

白藏戳戳她,“看这儿!这东西来历不简单。”

喻庭回过神,顺着白藏指着的一角地方看过去,那除了黑色,还有显而易见的经典红色,她还没来得及吐槽一句,就见屏幕里的梁春菊疯癫表情一僵,拎起放在沙发上的菜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自己砍。

两人皆为一惊,也不管什么明里暗里了,一个和窜天猴一样几下爬上阳台阻止梁春菊的行为,一个急里忙慌地打救护车,顺便出门安抚周围走出家门口探头探脑的邻居。

有好心邻居在听到梁春菊砸东西的声音时就已经报了警,因此不多时,救护车和警车是同步来的。

身穿警服的人员迅速向喻庭了解完情况后将现场封锁,防止其他邻居看到血腥场面产生心理阴影。

喻庭跑到楼上时,白藏浑身是鲜血,正按压着梁春菊身上的多处伤口,而桌子底下,赫然坐着个抱着膝盖埋着头只漏出眼睛的小鬼。

现场一下子混乱起来。

白藏冷静地指挥医护人员抬担架,进行紧急止血等操作,喻庭则负责和其余警察做解释以及探查房屋内部。

先是安抚藏在桌底下的小孩,再是发现轮椅上不能动弹只能瞪着眼看人的老头,将要天明,这一出闹剧才有停歇的征兆。

梁春菊摔碎的陶罐成了重点调查对象,警察半点不含糊地将一堆证据拿走,喻庭顺势放投过去视线,当即脑子一震。

现在光线稍微明亮,在手机屏幕里看到的黑糊糊一团,渐渐表现出它原本的面貌,如套路恐怖片所惯常使用的一样,那是个表皮漆黑的仿真人娃娃。

说实话,喻庭第一反应是这户人家养小鬼遭反噬了。

可那娃娃闭着眼睛,整体样貌并不与她记忆中的小鬼相似,反倒是更像邪门歪道。

喻庭总觉得自己在哪个角落里看到过,过去一年她在福乐门翻阅了很多古籍,正经的不正经的杂七杂八一大堆,因此可以称得上一句理论上见多识广。

“鬼东西……竟然想破罐子破摔。”白藏双手朝上悬空着,面色不虞,他胸膛前的大片衣服和双手都沾染着鲜血,直冲脑门,喻庭这下子不仅是眉头皱起,整张脸都皱成一团,很是一言难尽。

喻庭缓了缓,等差不多能适应这股气息,她才开口道:“那个陶罐里的东西应该是这户人家最初供奉的,不知道是从哪个偏野角落请来的,但是没有好好送走才糟了祸患。”

白藏问:“你认识那个?”

喻庭犹豫着摇头,“不算认识的程度,只是曾经翻书阅读的时候瞥到过。”

鉴于目前现场还有其他人在,喻庭不好说些过度的话,只点到为止地说了几句。

警察搜查完现场后,他们换身衣服收拾收拾,随着去警局做了笔录,从警局出来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阳光普照大地,又是个明媚的好天气。

白藏叹气,询问旁边表情呆愣的喻庭,“去吃个早饭?”

喻庭点头,折腾一宿,不仅精神疲惫,身体也疲惫了,此时此刻急需要一点热腾腾的食物来慰藉心灵。

他们坐在警察局对面早餐店的角落里,相较于其他位置安静许多,适合说事。喻庭点了一碗千里香小混沌,配着刚炸出来撒着黑芝麻的黄金油条,顿感人生美妙。

白藏咬了一口茶叶蛋,又在白粥里加了三四勺白糖,舒舒服服喝了一口,才有精神道:“既然警方已经介入了,那就让他们管吧,正好省心了。”

“那户人家和游轮案有关系,你竟然就这么松手了?”喻庭有点不可思议,她吃得腮帮子鼓鼓,说这话时活像一只存粮的仓鼠。

白藏咽下去茶叶蛋,一边剥开另一个茶叶蛋的壳,一边解释道:“该查的都查了,依照那户人家的精神状况,现在也从他们嘴里打听不到有用的消息,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去多做几台手术。”

喻庭:“……”

有时候白藏也挺随心所欲的。

“而且,如果警方那边查出来和游轮案相关的东西,会有人通知我的。”白藏说,“我一个学弟在那边任职。”

国家对于用科学无法处理的案件专门设置了一个秘密部门,代称列印。列印队内核心只有十一人,但个个都是精英,要么出身自流传深厚的玄学世家,要么从玄学界唯一一所学院脱颖而出,白藏说的学弟就是后者。

喻庭给他树个大拇指,为他的人脉点赞,果然行走江湖人脉必不可少,这看起来独来独往超级冷漠的酷哥,竟然如此深藏不露!

她心想,什么时候来个冤大头给他点助力。

吃完早饭,白藏和喻庭说了拜拜就要自相反方向离开,没走几步,喻庭突然把他叫住,“等下!还有个事!”

喻庭紧张兮兮的,想着措辞,把之前遇到老婆婆鬼后莫名其妙发高烧的事情讲给他,问他自己身上是不是缠上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白藏只向她身后看了一眼,便说道:“应该是受了那个陶罐里娃娃的影响,不过现在没事了,你很健康。”

“噢……”这不就侧面说明是鬼手京阙替她承担了那点影响吗,她更忧心忡忡,本来勉强现身一部分,现在连凝聚鬼手都做不到了。

喻庭再次感谢了白藏,心不在焉地沿着马路边边回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羡鱼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其他 / 全本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246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娘娘腔其他 / 全本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59万字一年以前
居心不净其他 / 连载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5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