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物馆

35. 第 35 章

爆炸头哭累了。

她试图把黄毛放下来。

黎洲拦住她:“不要动现场,等下会有专人来处理。”

黄毛是自杀还是他杀现在还不清楚,他左手腕间有伤口,但是没有割到要害,不是致死伤,他是吊死的。

这点很奇怪,既然都割腕了为什么还要上吊。

黎洲问爆炸头,“你没听到什么声音吗?一个大活人又是割腕又是上吊的,你一点都不知道?”

爆炸头摇摇头,脸色很不好看,“我什么都没听到。”

黎洲目光扫她一眼,怀疑道:“我们来之前,这个房间只有你和黄毛在,黄毛现在死了......”

他话没说话,爆炸头却直接炸了,大喊大叫道:“你别血口喷人,我跟黄毛关系很好,我没有理由杀他。”

“是不是血口喷人,等下就知道了。”黎洲瞥她一眼,不愿意再理会。

穆瑶跑出去叫了机器人,机器人被吓到,连忙通知上层领导。

到最后,傅景也来了。

毕竟短短一天时间,这里发生了两起命案,他不得不过问。

傅景穿了一身休闲的套装,头发软软贴在额头上,被众人包围在中间走进来,他神情不似之前看到的那样温和,嘴唇抿地紧紧的。

周围人大气不敢出。

穆瑶却没有这种自觉,她认为这人就是半夜被薅起来,起床气而已。

她在心里骂骂咧咧,万恶的资本家,这也要来监工,瞧把一众小弟吓得,都不敢说话了,果然是个白切黑。

傅景进来后先是看了穆瑶一眼,眼神透漏出一丝复杂。

穆瑶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往黎洲身后躲了躲。

傅景眼神顺势转移到黎洲身上,看了半晌,才轻飘飘移过。

有人给他搬来椅子,傅景顺势坐下,不用他开口,他身边一个带黑框眼镜的年轻人已经站了出来。

机器人跟他汇报了基本情况。

黑眼镜没问穆瑶三人为什么在这儿,他先是查看了一下尸体情况,又仔细围绕周围观察一圈。

“血液干燥固化,死亡时间不超过2小时。”

黑眼睛看着爆炸头道:“一般而言,人上吊到死亡需要五分钟,悬吊期间,人会下意识挣扎,痉挛,眼球充血,根据尸体颈部伤口来看,他抓扯过,试图呼吸,但最后还是死了。”

爆炸头愣愣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上吊自杀是很痛苦的死法,人在这个过程中势必会自救,发出的响动声应该很大。”

爆炸头明白他的意思,痛苦地捂住脑袋,“我不知道,我睡的很死,我真的什么都没听见。”

黑眼镜继续问她:“您睡眠一向这么好吗?”

爆炸头愣了愣才说:“不是,我不知道今晚怎么了,9点多就困得不行,我上床就睡了。”

“当时黄先生在干嘛?”

爆炸头想了一会才说:“他躺在旁边,什么都没干,就是刷刷网络什么的。”

黑眼镜又说:“我已经查过监控,今天全天除了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以及在座的各位,再没有人来过这里。”

听他的话的意思是,黄毛不是自杀就是被爆炸头所杀。

他播放了一段画面。

穆瑶凑近,好奇地盯着视频看,全息投影里播放的是长廊里的监控路段。

昨天下午五点钟,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进入8号房间,十几分钟后带着垃圾出来了,7点多,黄毛和爆炸头进了房间,黄毛满面红光,脸上挂着轻松的笑,那是不同于其他赌徒的得意表情。

爆炸头贴着黄毛,脸上也很开心。

当然开心了,他们今天连赢十把。

黄毛和爆炸头进去后就再没出来过,凌晨3点多,穆瑶几人进入了房间,不过一会儿,穆瑶就把机器人叫进去了。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个视频没做过处理,画面播放的很慢,黑眼镜快进了好多次。

几人看完之后,并没有发现异常。

视频能排除除了爆炸头以外的人杀人的情况,嫌疑还是放在爆炸头身上。

穆瑶一边思考一边无意识地揪着严谨衣服上的走线,如果是爆炸头杀了黄毛,看起来似乎是合理的,但是爆炸头没有杀人动机啊。

难道真的是自杀?

可是爆炸头说黄毛已经决定不赌了,今天是最后一次,他们明天就会离开这里,没道理前一晚上自杀啊。

等等,张煜东也是吊死的,难道他也是自杀?

穆瑶打了个激灵,不会是灵物搞的鬼吧。

这两个人的经历简直太相似了,连死法都一样,而且他们都拥有过灵物。

因为每个灵物的能力都不相同,她目前知道这次的灵物可以让人有好运气,如果它反噬使用的人的话,还真有可能引诱他们自杀。

正在这个时候,傅景抬头朝穆瑶的方向看了一眼,他进来之后一句话都没说过,低垂着头,双手交叠在身前,好像对一切事物都不上心的样子。

但黎洲注意到他往他身后看了好几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锦绣小说】【梦想小说网】《无尽鬼武》《开局天降正义,我竟被FBI盯上》《诡异入侵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灵物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偏要勉强其他 / 全本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31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