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鬼怪的正确方式

12. 吃了它

《对付鬼怪的正确方式》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很快,之前下楼的罗家二儿子拽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上楼了:“不知道钻到哪里了,滚了一身的土。”

小男孩一见到楼上有这么多人,有点害怕,不过在看到自家爷爷招手的时候,立刻颠颠地跑过去,扎进他怀里。

罗老爷子笑呵呵地解释:“这是我小孙子,今年考了全班第一!”

“哟,那可是名牌大学的苗子!”连岩不走心地胡扯。

但罗老爷子很高兴,小男孩受到夸奖也开心,嘴角的笑压都压不下去。

“来,这个给你,当叔叔给你考第一名的奖励。”连岩从兜里掏出了一盒饼干。

罗老爷子拍拍小男孩的后背。

小男孩迟疑着走到了连岩的面前,伸出胖胖的小手,他的手不是很干净,能清楚地看到指甲缝里藏着的泥。

小男孩拿到饼干就要缩回他爷爷的身边,连岩却比他的动作更快,一手按住了小孩的肩膀,轻轻拍了拍,夸赞道:“小孩长得真结实。”

随后就放了手,像是个无意的动作,但在简楚他们眼中,这孩子身上还蹭到了老爷子身上的尸水,没什么特别原因,连岩根本不会碰。

大家用眼神询问连岩。

连岩轻轻摇了摇头,大约三四分钟后,他们这个临时拉的群里多了一条连岩发的消息。

【小孩没脉了,但身体还是软的。】

也就是说,这个房子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

到了睡觉的时候,一伙人被安排在两个房间,男生一间女生一间。简楚和聂慕珺还好说,连岩他们是要和洪邹恒和陶子维住在一起的,三人不仅要注意罗老爷子一家人,还要提防两个同事,毕竟陶子维和洪邹恒的状态和那一家子是一样的,他们还没搞清楚原因。

半夜里大家把整个罗家查了一遍,很干净,鬼、怪的影子是一点没见着,那一家人也各自在自己的房间里没出来。临到天明了,简楚才囫囵着眯了一会儿,却没怎么休息好,饥饿感火烧火燎地折磨她。

睡醒后她第一时间就去翻包,两个面包,三根火腿肠,又吃了五块压缩饼干喝了一袋牛奶,还没觉得饱。但她这一顿快吃了一天的口粮,简楚不得不让自己停下来。

全新的一天,这一家人腐烂的情况比昨天还严重,最小的孩子脸上也多了一种死人才有的青色。

他们一家忙活洗漱做早餐,罗老爷子坐在门口吧嗒吧嗒地抽着烟。

今天要去查罗家外面的情况,走到门口的时候简楚看到一个人往罗家这边走来,看气色大约是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背着个箩筐,手里拿着一把镰刀,先是诧异地扫过简楚一行人,然后笑呵呵地问罗老爷子:“罗老叔,家里来客人了?”

“他们是考察队,借住我家里。”

这山沟沟里有什么考察的,男人很快没了兴趣,说起了正事:“罗老叔,过两天我小弟结婚,你们来吃饭。”

“好啊!我们一家子都去!真快啊,你小弟都有娃娃喽。”罗老爷子吐出一口烟圈,感慨道。

“大有还年轻,让他再加把劲儿。”男人嘿嘿笑着。

罗老爷子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的皮肉抖了抖,整个样子十分狰狞,嘴里却道:“没那个时间,他们两口子忙着做生意。”

说完,抖抖烟灰,背着手进门了。

“怎么又是结婚又是生娃的?”罗老爷子和那男人说话都带了些口音,吴宣鹏听着有些吃力。

洪邹恒给他解释:“这边风俗有些重男轻女,婚前生孩子的多,不生男孩不结婚。”

简楚和聂慕珺都露出些一言难尽的表情来。

聂慕珺更是有些嘴毒地说道:“怎么,这是新中国成立没通知他们?”

洪邹恒畅想道:“我以后要孩子最好是女孩,小棉袄多好啊!”

“小洪你这么想就对了,我姑娘叫我一声,我心都化了。”提起自己女儿,陶子维脸上露出些思念来。

两人都没注意到其他人异样的神色。

连岩把话题重新拉了回来:“地方有些大,省点时间我们分散着来,大家时刻保持联系。”

又点了简楚:“你跟着慕珺。”

于是整个队伍分成了三拨,除此之外,连岩和陶子维一组,剩下的是周楷,吴宣鹏和洪邹恒,而两个死了但意识仍然活着的同事,并没有深想连岩这次分组的深意。

三组在后山上分开,简楚跟着聂慕珺,时而看看她手里的罗盘,更多的时候是尝试开启天眼,留意周遭的炁息,经过这大半个月时间的练习,她对天眼的掌控也越加熟练,唯一让简楚不太满意的是就是开天眼的时间有些短。

也就在这个时候,简楚后背的地方微微发热,她把背包调到胸前,取出被她塞到里面的笔记本,磨砂质感的封皮上透出些许温度不断地提醒着简楚去翻开它。

简楚偷偷瞥了一眼聂慕珺,见她低着头查看罗盘,并没有注意自己这边,才动作轻缓地翻开了笔记本。

之前空白的纸页上有新的内容浮现了。

但这次和之前不同,不再是文字而直接是图画。图画在简楚翻开后瞬间形成,真实清晰,像是拿相机拍摄的一般,而且这上面的土地和绿植异常熟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云飞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一簪雪其他 / 连载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67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