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沉沦

16. 公主的剑

两块煎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男人原本整齐规矩的领口愈加凌乱,横生美感。

偏偏,在后者的神情中,察不着半点不悦。

“有更衣室吗?”

裴渡适时出声,打断了朋友探究且贱嗖嗖的打量:“再帮我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怎么了?”祁雎皱眉,一低头就瞅见面前女孩裙摆上的深色水渍,下意识了然。

喊来侍应生准备衣服,又特地亲自带他们前往二楼。

与一楼的宴会厅和舞池不同,二楼的氛围相较之下更为正式,而且装潢风格差距也很大。

简而言之,这儿更适合谈生意。

目送梁吉葵去更衣室,裴渡的眉宇染上一层愧疚,薄唇轻抿,自责感甚浓。

“刚才徐疏寒还问我你来了没,走啊,打牌去?”说话的是祁雎。

“没兴趣,”懒洋洋地吐字,裴渡掀睫:“哪次不是你输得叮当响,老赢,也挺无聊的。”

“哎哎哎,戳人短可就没意思了……”

插科打诨没两句,不远处就有人来喊祁雎去舞池共舞。

向来不会拂美女面子,祁雎乐呵呵应下,临走前还小声交代:“我这儿有客房,你要是着急可以给你安排一间。”

“滚。”

没几分钟,梁吉葵回来了。

先前的闪亮礼服被换成了白色的连衣裙,款式简单,方领泡泡袖收腰设计,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姣美身材。

原先遮在脸上的面具被拿了下来,此刻正捏在手里把玩。

她气鼓鼓地走过来:“裴总,跟你出来一趟成本可真高,这套礼服我还蛮喜欢的。”

裴渡莞尔:“赔你件新的。”

梁吉葵挑眉,嗅到了一丝商机,瞳仁映着亮晶晶的光:“或许你可以换个别的赔。”

“小梁总,三句话不离投资,你这让很怀疑梁氏目前的资金状况啊?”说着,他轻拍了下她额头,又佯装无奈地轻叹。

“这脏水我可不接!”

愤恨地瞪回去,她刚想说什么,余光却猛地掠过一张熟悉面孔。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她立刻将偏过脑袋,将大半张脸置于阴影中,声线狠狠压着,表情难得地多了丝紧张:“有熟人!”

眸光一敛,裴渡反应更快,将不久前才脱下来、搭在小臂上的西装外套盖到了她头上,又施加力搂住她的肩,让她更靠近自己。

被他的举动吓一跳,梁吉葵刚想问,隔这西装布料,一声低沉的男声滚入耳蜗:

“别动。”

心脏猛的一跳,她立马没有动静了。

乖得像个鹌鹑。

在无人可见的黑暗中,耳根冒上一阵微弱的热,她自顾自地心里安慰,说是被西装外套闷的。

做完一系列动作,裴渡淡定地偏头看去。

来的人,他倒也算熟悉。

因为楼梯的视角问题,起初徐疏寒并没有注意到裴渡身旁还有个女孩。

等靠近后看清楚将后者长相遮得严严实实的西装外套,才意味深长地勾起嘴角。

他不是不识趣的人,简单打了声招呼就走了,顶多是好奇心作祟,多看了眼那名女孩手腕上的表。

因为买过他记得,是某个奢侈品品牌的全球限量款,近七位数。

等确定人走了后,裴渡才不紧不慢地将西装拿下来:“这么怕被人看见你和我出来,我见不得人?”

“什么跟什么啊!”梁吉葵剜了他一眼,边说边整理刚刚被弄乱的头发。

她呼吸频率有些乱,原本白皙的面颊晕上一层酡红,更显俏丽。

等心跳稍稍稳定些,她才微抬头看过去,严肃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蕖商从去年年底就开始和徐疏寒手里的项目有往来,要是让他知道我撬墙角,还不得连着堵我一礼拜啊!”

她说得认真,双颊上余温未消,眼睛也亮晶晶的,煞是可爱。

裴渡哑然,也摆出一副正经姿态回道:“也对,毕竟我之后要和你一起当坏人了,确实得躲着他点儿。”

“什么当坏人,明明是你弃暗投明……等等,你同意跟菩桃合作了?”

“菩桃”的全名是菩桃影视,作为梁氏旗下负责文娱板块的子公司,也是不久前梁吉葵空降的地方。

裴渡咬字:“从在商言商的立场上,菩桃能带给我的收益远不如徐疏寒,所以与其说是我选择了菩桃,倒不如说是我选择了你。”

梁吉葵一愣,显然是没料到这么个答案。

砰、砰、砰。

随着男人这番话落定,她的胸口开始蠢蠢欲动,且震耳欲聋。

有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情愫暗自发芽。

强忍住那份不应该存在的悸动,她咬唇:“只是因为我?”

她紧张,裴渡也不好受。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给她带来了困扰,他转了话锋,让原本模糊不清的意味朝另一个方向滑去:“毕竟这是你第一次独立做剧,我还挺期待的,就当投了一支潜力股。”

原来是看重她会为了这个剧全心全力啊。

梁吉葵努努嘴,总算不再胡思乱想了。

也是,除了这个理由还能有别的什么呢,他是商人,商人重利,他待她之所以有不同,也不过是因为梁氏集团的强大和爷爷多年前的恩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带枪出巡其他 / 全本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29万字一年以前
居心不净其他 / 连载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51万字一年以前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其他 / 连载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165万字2个月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其他 / 连载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646万字8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