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春棠

15. 事不过三

李安宁眼底燃着怒火,咬牙道:“小殿下,前几次是我得罪了你不假,可我今日只是从你桌案前路过,并不晓得你那玉簪是如何摔下来的!”

李怀熙不作声,屈起指节叩了叩案桌。

秋白立刻躬身向前,不卑不亢的对着李安宁开口:“安宁郡主这是说的哪里话?奴才和几位少爷小姐都看得分明,的确是您撞掉了长公主的玉簪。”

李安宁冷笑两声,忽的抬手指向潘洪:“你说,是我撞坏了殿下的玉簪吗?”

潘洪支支吾吾的没有说话,从他的角度来看,公主的身子将他挡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发生了什么。

“我……方才我……”潘洪的唇哆嗦着,他既不愿意撒谎,也不愿安宁受委屈。

倒是一旁乐得看热闹的楚明泽插进来,扬声道:“我瞧见了,安宁郡主刚从殿下桌边走过,那根放在桌上的玉簪便立刻从桌上掉下来,想来和安宁郡主脱不了关系。”

“楚小公子,你倒是惯会同我作对!”李安宁斜睨他一眼,再次看向李怀熙,“殿下,你想冤枉我没那么容易,此事我不会认的。”

她慢条斯理地捋过一缕长发,方才的怒气慢慢平息下来,“小殿下,陪你做读书君子的这场闹剧就到此为止吧,本郡主不奉陪了……”

李安宁轻嗤一声,转身大步离开,潘洪见状心下焦急,连忙凑在李怀熙面前,“殿,殿下,我也有事,今日便先行离开了!”

李怀熙朝他随意摆手,见他火急火燎的追了出去,自己也站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她从沈景洲的面前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身上清幽冷甜的海棠花香丝丝缕缕的飘过来。

沈景洲低声唤道:“殿下……”

李怀熙并没有停下脚步,恍若未闻般的踏出了房门,迎着光的背影上染着几分清寂。

沈景洲放心不下,他回头看向殿内仅剩的两人,才女柳灵誉一心沉迷于书中,想来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而楚知柏则略显茫然的瞪大眼,额头上的伤口还未愈,瞧着有些滑稽。

他轻叹一口气,“你们二人先回府吧。”不待二人回话,他便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宫道两侧花团锦簇,几位洒扫的宫人见到李怀熙走过来,立刻诚惶诚恐的跪下行礼。

李怀熙笑眯眯地颔首应下,面上竟不复方才落寞之意,她随手将断成几截的玉簪丢在秋白手里,“今个儿毁了你的玉簪,来日本宫再赔你几支金簪可好?”

秋白恭敬地举着手接过碎玉,又从怀里抽出一方香色绸绣花手帕,仔细的将碎玉包裹好收进怀里,“奴婢头上一根不值钱的玩意儿,能帮得上殿下,那已经是我的福气了。”

李怀熙点头应下,又听到丹阳刻意压低的声音:“殿下,沈大人追上来了……”

下一刻沈景洲清冽的声音响起来,“殿下!”

李怀熙收起面上的笑意,回身静静望着他,“沈大人可还有事?”

沈景洲站在她面前,似是方才走得急了,手抵在唇边轻咳两声,垂眼间看向李怀熙的手,“殿下手上的伤,可要传太医一瞧?”

“沈大人你瞧,这小伤也不打紧。”李怀熙朝他伸出手,白嫩的掌心上可见数道细小划伤,正不断向外渗出血珠。

饶是李怀熙语气轻松,但那些伤口仍让沈景洲心惊不已。

他忽然抬手,撩起宽大的衣袖,用力撕下袖边一角,天青色柔软的布条落在他的手中。

他抿着唇去碰李怀熙的手,低头将布条小心翼翼地缠在她的手上。

一旁的丹阳和秋白神色俱是一变,几乎立刻要上前制止,却在触及李怀熙的目光时,立刻识趣的停下脚步。

李怀熙悠悠收回目光,看向面前之人,他的手指修长,天青色布料衬得他肤色愈发白皙,微凉指尖不时蹭过她的掌心,有些许发痒。

四周安静无声,沈景洲的神情专注,仿佛手中捧得是千金难买的美玉。

他拉紧布条,动作轻柔的打了一个结,紧绷的身子微微放松下来,“回去后仔细些,莫要碰水。”

李怀熙盯着手上包扎好的伤口,面露一丝困惑,“沈大人,朝中关于本宫流言那般多,你就不怕我吗?”

她双眉微蹙,杏眼微睁,是少见的娇憨模样,沈景洲被她的话逗笑,眼底笑意如春风般和润。

“为何要怕?”沈景洲望着她的眼睛认真道:“我做蒲老先生门下弟子时,曾听他说过,既为人师,便应诲人不倦。”

“如今我既然做了公主少师,也当如是。”他顿了一下,“从前之事皆不作数,日后殿下若有错,那也是错在我不曾尽少师之责……”

“那你会信我吗,信我并非他人口中那般乖张不羁?”

沈景洲没料到小殿下今日这般认真,他的又不由自主的摩挲起腰间的玉佩,轻声答道:“自然是信的。”

他后退两步,拱手行礼,“殿下,臣还有事,先退下了……”

李怀熙盯着他清隽的背影,一只手摁在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处,很快青色布条隐约透出血色。

“殿下!”丹阳和秋白同时惊呼道。

李怀熙回神,她松开手,对着沈景洲的背影喃喃道:“说得真是动听……”

丹阳不清楚她在想什么,只是问道:“殿下,那明日可还按照计划行事?要不要把赤嵬军带上?”

李怀熙闻言眉梢一挑,“明日照旧去轩王府,只是区区一个李安宁,何须动用我的赤嵬军,挑一些侍卫跟着去便罢了。”

正午的阳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抬手挡在额前,目光又看向远方,“李安宁几次三番挑衅于我,也该让她吃些苦头了……”

“何况那轩王府见不得光的后院内,还有个人等着本宫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逍遥小贵婿》《分手后前男友成了我队友》《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英雄联盟之电竞称神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折春棠》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其他 / 全本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47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