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NPC会梦见社恐大佬吗

22. 四棵云杉

《修真NPC会梦见社恐大佬吗》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天机阁阁主——实为小师妹马飞飞,此刻正端坐于客席之上,手中捏着酒碗,云淡风轻地唤来侍童续酒。

正座是年轻的新任宗主,其旁二席,分别是夜见君、势名君的位置。但夜见君失踪许久,于是只剩下势名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模样周正,似乎与传言中不拘小节、喜怒无常的形象有所出入。

大殿两侧则摆着许多客席,不止天机阁阁主,千叶谷、万剑宗等宗门掌事人亦在其列。

能坐上这个位置,几乎都是些喜怒不形于色的老狐狸。看着年轻,年纪足比小师妹祖孙三代加起来还要多。在这些人面前,说多错多,小师妹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地喝酒,心中想着阁主平日里寡言模样,努力扮演……

但这一关,显然不是这样装装傻就能过去的。

“早闻天机阁阁主贤名,今日一见,果真气度不凡。”云杉宗宗主举杯恭维,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二十年前,我大千世界遭此劫难。前代宗主自乱阵脚,带人便往下界去了……然不过蚍蜉撼树,未曾改变什么,反而令云杉宗元气大伤。”

“如今看来,还是阁主远见。天机阁是劫难中伤亡最少的宗门吧?今日,各宗掌事人可都来齐了。阁主既然入世,此等劫难之中,如何保全宗门,可有经验相授?”

语毕,殿内传出窃窃私语的声音。

不过是在点天机阁阁主关键时机不见人影,如今突然现世,十分可疑罢了。云杉宗的个个人模狗样,说起话来倒是阴阳怪气,烦人得很。

小师妹在心中嗤笑一声,喝尽碗中清酒,拿起帕子不慌不忙地擦拭嘴唇。

“天机阁伤亡最少,宗主如何衡量?”她笑了笑,偏头反问道,“二十年前,直至七君集结,势名君都未曾出手。夜见君下落不明,只有前宗主身率五百弟子下界。可当时的云杉宗,麾下足有五千弟子……不是吗?”

“彼时天机阁不过五百余人,让玉君却第一时间亲率三百弟子前去平定混乱。这一去,回来时便只剩下一百人……让玉更是落下重伤,至今都不能战斗。这样的伤亡,比起云杉宗确实不值一提。但于我天机阁来说,可算不上保全。”

“传授经验可不敢说,倒不如以我为前车之鉴。诸君要全大局,可见还是云杉宗做得最好。”

此言一出,上座的势名君没什么反应,倒是另一边的万剑宗宗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小师妹皱起眉头,其余人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

满堂寂静,不知在等待谁的下文。却见那一身红衣的年轻男人摆了摆手,坦然地说道:“哎……我自罚一杯,诸位别在意啊。只是觉得天机阁阁主说得在理,没有别的意思。老钟啊,你也别为难人家一小姑娘了。咱这年纪,都能做她太爷爷了。”

被唤作老钟的云杉宗宗主面色不太好看,却也只是维持一瞬,下一秒便和颜悦色地招呼小师妹喝酒吃茶,就此揭过了话题。

修士不重口腹之欲,只有以社交作为主要目的的宴会,才会象征性地放上茶、酒与一些珍稀的灵果。

对修行有益,对舌头却不是很好。

小师妹捏着鼻子,说服自己报复性地多吃了几口,终于等到散会。正欲起身离开,却被万剑宗宗主从后叫住,抛了一个血红的苹果过来。

“不愧是天机阁弟子,口才真不错。”他抱着胳膊,见小师妹一脸莫名地接住了苹果,才继续说道,“帮我个忙呗,把这个交给她。”

“她……?”小师妹皱起眉头,似是想到什么,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认无人注意这边之后,才严肃地反问道:“交给谁?您是什么意思?”

万剑宗宗主耸耸肩膀:“好的意思,你知道是谁。实在担心,你们可以一起研究。反正我们万剑宗,向来不屑做那些损人利己的……”

话音未落,便有万剑宗弟子风尘仆仆地赶来,附在宗主耳边焦急地说了几句。

音量不大,小师妹倒是听清楚了:云杉宗鸳鸯仙养的宠物山鸡被人偷了,有目击者声称嫌疑人身着红衣,疑似前来参加大比的万剑宗弟子。鸳鸯仙得知消息,正在宫里大发雷霆……势要宗主亲自找出小偷,拎到他面前请罪。

这等门风,倒确实不像会暗中害人的样子。

小师妹将苹果收入袖里,向万剑宗宗主颔首,目送他啧着舌头骂骂咧咧地远去。

半个时辰后。

天一、小师妹,一众天机阁弟子,在寝舍中整齐地围成一圈,中心是那颗鲜红的苹果。

苹果静静地躺在桌上,仿佛只是一颗再普通不过的果实。

古籍翻过了、卦象也推演过了,皆未看出其中的名堂,更不知该如何处置……

直到江倚晴猛地推门而入。

天一吓了一跳,看见突然闯进来的黑金色,下意识便要出手。直到发现黑金制服上那张面无表情的熟悉的脸……又硬生生把招式收了回去。

“阁主?您怎么这副打扮……”小师妹惊奇道,语气一顿,随即开始认真鉴赏,“别的不说,这云杉宗的制式也太土了。什么年代了,还在穿传统织云锦……”

江倚晴仿佛才想起这茬,即刻打开系统,把衣服换了回去。然后注意到桌上的苹果,眼前一亮,径直上前拿了起来——

不愧是能让让玉君都为之打工的阁主,境界就是不一样!

只这一眼,就已经看出这苹果的玄机了吗!

众弟子在心中慨叹,目光炯炯地看着江倚晴,期待她的应对。却发现阁主不发一言,只是用袖口擦了擦果皮,然后将它塞进嘴里,咬了一大口下来。

“这苹果还挺甜啊。”她嚼嚼嚼,含糊不清地问道,“哪儿来的?”

天一大惊失色,连忙把苹果从她手里拿回来。而小师妹慌张地找了块帕子,送到江倚晴嘴边拼命示意:“这……这是万剑宗宗主给的!看他的样子,好像已经知道您的存在了……快,快吐出来!万一有毒呢!”

万剑宗宗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贴身御医》《浅情人不知》《从机械猎人开始》《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最酷中文网

竹外渡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一簪雪其他 / 连载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67万字一年以前
带枪出巡其他 / 全本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29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
私藏玫瑰其他 / 连载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54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