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之醒魂人

36. 第三十六章 荣月

春风不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那道士似老非老,仙风鹤骨面无表情。

他狭长的眸子闪着意味不明的幽光,分明定定看着姜三醒,又不像是在看她。

“掌灯,生炭火。”他道。

几十个宫人鱼贯而入,将上千盏宫灯顺次点亮。

姜三醒这才借着灯影看清殿内陈设。

荣月宫从外头看门脸不大,不想殿内竟有这般开阔。

大殿纵向延伸至少五亩有余,一眼望不到尽头。

殿堂中央每隔十步左右设一张红木床帐,共有一百零八张,里头被褥用的皆是明黄色的上等贡缎。

姜三醒心中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暗道:这荣月宫里难道专门供奉皇帝的龙床?

荣月宫里没装熏炭火制暖的夹墙,冷得如同冰窖。

道士叫了炭火,自己却不享用。

八个小太监提着炭盆不远不近跟在姜三醒身后,压着步子避开道士,绝不越到二人前头去。

不多时,姜三醒便觉周身暖意融融,不再发抖。

道士引她穿过龙床间的夹道,停到一棵槐树面前。

槐树过于硕大茂盛,纵有二十人未必能合抱得住。树干养在室内,冠盖穿出瓦片长在殿外,高不见顶。

八个小太监始终躬身低着头,刚能看见槐树时便远远的止步熄了炭火,给姜三醒留下个汤婆子暖手,倒退离去。

槐树前,道士和姜三醒二人枯站良久。

姜三醒站得脚酸,撑不住开口问道:“道长,很久之前在我小时候,咱们是否见过?”

道士完美的表情浮现一丝裂痕。

沉默半晌,他问道:“你记得什么?”

姜三醒反问道:“您是……我小舅舅的朋友吗?”

道士显然松了口气。

他踱到槐树另一面,树干遮挡住他大半个身子。

“算是吧。”道士磕磕绊绊道:“我……我算是吧……也许,曾经算得上你小舅舅最好的朋友。”

姜三醒有些惊喜,追到树后问道:“那您认识我姨娘柳月吗?”

道士面露难色,正踌躇如何回答。

姜三醒忽然惊叫一声坐在地上,胡乱爬起就要逃走,被道士从后面拦腰抱住。

树干正对着他们的方向,挖出一个一人大小的树洞。

姜三醒的生母柳月,确切的说是柳月的尸身,闭着眼如婴孩蜷缩在母体子宫中一般,酣睡在树洞中。

“嘘。”道士用极低的声音悄声道:“别吓着她。”

姜三醒被他大手严严实实捂住嘴巴,只露出两只惊惶的眼睛看着前方树洞,如待宰的幼兽般喉中止不住爆出尖锐嘶鸣。

七年前羯人围困云城,守将姜风带兵弃城逃跑,愤怒的百姓闯入县衙□□烧。

姜三醒躲在下水道里,亲眼看见柳月被暴民放血而死。

后来她背着柳月尸首逃命多日,又亲手将尸体掩埋。

柳月绝无生还可能,可这尸体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保存得极好。

人已死去七年,皮肤仍然白皙红润吹弹可破,睫毛翕动胸口轻微起伏,仿佛真的只是睡着了一般,从未死去。

姜三醒逐渐从最初的惊骇中冷静下来,不再挣扎。

道士松开她,轻轻顺着她头顶的鬓发,哄小孩子般道:“再等等,她就快醒了。”

姜三醒头皮发紧,汗毛倒竖。

她走到树洞前伸出手,回头看向道士:“可以……摸吗?”

道士欣然点头。

姜三醒用指甲尖从她脸上刮下一块脂粉放在鼻下细嗅,是密都近日流行的帐中香,和字条上的味道一样。

柳月脸上皮肤少了粉块遮掩的部分,尸斑隐隐浮现。

显然,有人常年帮她的尸身化妆清理。

“你打算做什么?”姜三醒挡在柳月身前,警觉问道:“你对我娘做了什么?”

道士嘴角勾起,扯动滑轮机扩从树冠上降下一个昏迷的羯人。

他浑身插满鹅毛杆连成的细长软管,软管的另一端接在槐树枝干上,血液在软管中缓慢的流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库洛牌的魔法使》《全民创世:我打造怪谈世界》《轮回修真诀》《法神降临

相关小说

一簪雪其他 / 连载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67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如见雪来其他 / 全本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70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完全控制其他 / 连载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56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