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wtw速通咒回

16.16(1 / 2)

鹿蜀X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五条悟凝视玩家,就好像要在她身上瞪出一个窟窿似的,总之就是紧紧盯着她不放。

玩家愈发感到不解,表情空白,更加迟缓的问道:“难道我有什么地方惹您老不开心了吗?当我自认我没有说错任何话诶。”

“是是是,你没有说错任何话。是我脾气不好,这说法你满意了吧?”

玩家:???

虽然明知不可说,明知这样的台词一定会惹对方生气。但是就像看到npc时会忍不住给对方来上一梭子一样,有时候玩家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作)奇(死)心。

玩家:“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五条悟睁大眼睛,好像听见了什么极其不可思议的话语,堪称张口结舌的说道:“我…你……无理取闹?我无理取闹??”

玩家抢答:“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五条悟:“…………”

看见五条悟的震惊神色,玩家进一步说道:“好好好,算我错了行了吧?”

怎么会有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听听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啊!——五条悟脸上浮现出更为明显的震撼,并且丝毫没有一点遇见同类(?)的欣喜。

五条悟:“不管怎么想本来就应该是你这家伙……”

玩家说道:“我都认错了你还想怎样?”说完她还立刻补上了令人窝火语录中的最后一击:“实在不行你就多喝热水吧。”

玩家如愿以偿地听见了系统提示音:

[五条悟对你的好感度下降了。好感度-1,目前好感度:50。]

玩家:舒坦了。

每天不做点什么骚操作降低宿主好感度真是浑身刺挠。而且在挑战完宿主的容忍极限后,她还会视情况再补上一句。

譬如现在,玩家故作惊讶地说道:“哇!你竟然才降了1点好感度,……你真的,我哭死。”

五条悟不再理会玩家的嘴欠,只是幽怨(?)而视死如归(?)的盯了玩家好久。

半晌他才说道:“你应该会回来的吧?”

玩家回答得毫不迟疑:“废话,我当然会回来啊。”

顿了顿,玩家恢复认真神色,看着五条悟如此说道:“毕竟,我的目的都还没达成呢。”

“目的?”

这个好像还是他第一次听见玩家提起。五条悟偏了偏脑袋,又不太愿意正眼看向玩家。他佯装随意的问道:“什么目的?”

玩家仍是看着五条悟,只是表情稍有了变化,目光中似乎蕴含了更多难以言说的复杂。

她没有及时给出回答。

五条悟才转向了玩家,认真看着她的眼睛,又一次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他本不是追根究底的性格。

只要有乐子……不是,只要理由还得过去,也不会违背他的原则,不管是玩家还是其他什么神神鬼鬼,五条悟倒是很乐意陪他们玩上一阵。

玩家说要往东走,五条悟可以往东走;玩家说要往西,他也可以往西。

五条悟将手插在口袋中,仍是懒散的、无所谓的态度——他的实力强劲,从小到大唯独不知晓“畏惧”二字的含义。

因此也几乎不曾体会过大多数普通人的瞻前顾后、如履薄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0天前
居心不净其他 / 连载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51万字一年以前
如见雪来其他 / 全本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70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