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天才

36. 姐姐

后无来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么一来,两人几乎脸贴脸。

面前岁沉一阵低沉的声音传来:“这么果断,不怕变不回去了?”

央往一惊,这才发现两人贴得这么近,她刚后退一步,又被身后传过来的一阵粗俗的声音吓进了岁沉的怀里。

“哟,那个叫央往的外星人把你甩了也没几天,岁师弟这么快就换了个相好?”

听声音很熟,央往脑子一转,似乎是古嚣。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后来和岁沉谈了恋爱?

央往一哆嗦,从岁沉怀里离开,诧异地看着他。

岁沉看了央往一眼,并不去理会她,而是抬头冲古嚣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我来是要警告你,动我可以,你再敢伤害我的人,别怪我不顾同门情谊。”

央往知道岁沉说的是岁不息的事,心里想,原来是这个古嚣搞的鬼?她知道自己已经变了容貌,便安心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古嚣,正遇上古嚣嘲谑的眼神。

古嚣不理会岁沉的警告,皮笑肉不笑:“我正在想这姑娘背影看着眼熟啊,没想到竟如此面生,师弟,你这招风揽蝶的技术见涨呀。”

央往看了眼岁沉一副懒得搭理他阴阳怪气的表情,反讽道:“这位先生莫非是想拜师?不过以您这样特别的基因条件,怕是有点难哦。”

古嚣扬起的嘴角抹平,脸色沉了下来,岁沉嘴角暗中一扬,很快恢复如常:“开门吧,我来拿光里。”

正说着,从远处驶过来一辆能源车,车上下来一个女人,央往一看见她,眼神就滞住了。

那是央次!

央次瞄了一眼岁沉和变了模样的央往,很快收回目光信步走到古嚣身边,低声说了几句,古嚣脸色又变了,斜了岁沉一眼,强忍着不发火:“都这么多天了,你是她亲姐姐!”

此话一出,央往心一沉:什么情况?央次怎么在这?他嘴里的‘她’莫非说的是我?

她身子不禁轻微颤了一下,尽力控制着自己不去问为什么,这时突然感到右手背一阵温暖传来,是岁沉握住她紧握的拳头,轻轻攥了两下,示意她淡定。

古嚣烦躁地转回头,眼神盯着岁沉好一阵,冷冷威胁道:“你想拿回光里?我给你个机会,把那个服务器给我破解了!”

岁沉眼帘缓慢一掀,嘴角暗扯:“异想天开。”

古嚣冷笑:“哼——我以为,我不能破解,便真的不敢毁掉?”

说完一抬手,似乎想叫人。

“等等——”央往扬手喊道,“不就是一个服务器?我来!”

她猜想那个服务器是上次听人议论的古嚣抢来的那个,她转而看了岁沉一眼,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岁沉宁愿看着光里被毁掉,也不愿意去看看那个服务器。

岁沉也赫然转头,正好对对上她的目光,于是低头在央往耳边耳语了几句,央往听完,睁大眼睛看着他,抿嘴一笑。

古嚣却是更加不耐烦了:“不是说你来?行,只要你能帮我破解那个服务器,我就把光里完好无损还给他。”

岁沉看着央往,眼神里闪过一丝担忧,央往拍了他一下:“放心,你先把光里带回去。”

说完,气定神闲的看着古嚣:“异想天开先生,开门吧。”

说完,见古嚣还在迟疑,显然是担心他们拿了光里却不破解服务器。

鬼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破解?

央往笑他小人之心:“怎么?活生生的人质摆在你面前,还不放心?”

那意思是,如果我破解不了,我这个人随你处置。

古嚣终究是不再思量,只斜眼撇了她一眼,一挥手,两个助手上去把重重的栅栏门打开了。

央往回头和岁沉对视了一眼,施施然上了央次身边的那辆能源车。

古嚣和央次跟上去。

车子转了半圈,不过三分钟的功夫,便停在了一栋深灰色的别墅前。

在车上,央往就一直在暗中瞥着央次,她脸色平淡,面无表情无忧无喜,央往猜了半天也猜不透后来她经历了什么。

下车后,央次走在最前面,央往跟在她后面,古嚣则漫不经心在后面一边打量着央往的背影一边往里走,似乎不相信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能破解他费尽了好多天的心思都搞不定的服务器。

央往被带进去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服务器和磷基液,她脸上露出一丝谁也没察觉到的笑。

岁沉的话在她脑海里。

几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对着一个虚拟屏在那里绞尽脑汁地计算,见古嚣一进来,也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带着怯意又丧气的脸色,站起来看着古嚣。

古嚣一挥手,他们灰溜溜地往外走,一边摇头一边嘀咕:“太难了,这根本不是地球人编写出来的嘛!”

央往指着那服务器装模作样问:“先给讲讲,要破解什么?”

央次在古嚣的授意下开口:“这台服务器能运行一个程序,旁边那个蓝色的液体,导入一点到人体皮肤后,这个程序可以自动读取我们每个人自带的静电系统中的个人信息,接着依靠程序可以控制这个人的任何行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人在大宋,无法无天》《猎谍》【大趣阁】《紫府变》《仙子,请听我解释

相关小说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娘娘腔其他 / 全本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59万字一年以前
偏要勉强其他 / 全本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