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入赘进门[女尊]

37. 第037章给解释

《妻主入赘进门[女尊]》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看着顾南阳抹眼泪,金小容不由感叹,这个年代这里的人过的日子是真的贫苦。

顾南阳母亲已经算是十里八乡家里富裕的人家了,可是和金小容上辈子的日子相比真的还是肉眼可见清贫不是小康日子。

见过那么富足的日子,金小容不甘就此摆烂,也愿意给帮助过她的人改善生活。

一边离得最近的常猴看见了,往这边瞅,边朝着金小容无声询问这是什么情况?

金小容不理会她,只是又安慰顾南阳:“外面天这么冷,你这么一哭,明天脸就要疼了。”

她的身上都是油,手上也有血渍,没有办法安慰他,不过现在是冬天的确不适合在外面哭。

“妻主,我不哭,不哭。”顾南阳边说边又忍不住流泪。

好在他也知道现在是在外面,又冷,又有人,不应该哭。

过了好一会儿,顾南阳不哭了,不过他盯着金小容发呆。

金小容开始没有理会,可是就算她心里再平静,被盯着还是不适应。

“为什么一直看我?”金小容回头看着一边的顾南阳。

顾南阳一定是没有想过金小容会突然这么问,第一反应是慌乱。

他白净的皮肤都染上了红色。

金小容见他这个样子,好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不免笑出了声。

现在越发觉得顾南阳虽然眼神中偶尔会有倔强在,其实他整个人还是性子比较软。

只能说从小在他母亲身边生活,终归是在他的性格里面留下了不能磨灭的痕迹。

差不多又摆摊两个小时,金小容又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这么早,你又要回去?”常猴对于金小容经常比他们早回家好几个小时羡慕又无语。

如果他们是金小容一定会多进货,多卖猪肉,迟一点回家也无所谓,反正不可能让自己天天这么早回家。

反观金小容猪肉卖得好,经常早早就卖光了,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隔天多进猪肉来卖,这个方面她十分固执。

偶尔她都不知道该说金小容是勤快,还是懒?

“不早了,走了。”金小容面对常猴的表情习以为常。

在回去的路上,顾南阳也忍不住询问:“妻主,为什么不多卖一会儿?”

“最近岳父会去父亲那里,咱们还是早早回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主要顾南阳亲生父亲个子不低,可是身体很瘦,看着人也病恹恹。

如果对上顾南阳母亲和继父,她不确定他是否可以不吃亏?

一天时间,金小容都在想着这件事儿。

吆喝卖肉也比平时更加卖力。

“好,咱们早早回去。”

这一天,顾南阳心里也在担忧自己的父亲,可他也知道金小容已经为了他做了很多事情,他没有办法把这份担忧表现出来。

结果金小容也一直记着他父亲的事情。

“不能哭。”眼看着顾南阳眼眶又红了,金小容看见了立马阻止。

顾南阳被她这么一说,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反倒又流泪又笑,看得金小容无奈,只能停下车,用衣服干净的地方给他擦眼泪。

“别哭,一切有我!”

好不容易哄好了顾南阳,两个人继续往家里走。

天黑了以后,在顾南阳亲生父亲家的厨房里,他听了顾南阳说金小容今天的事情,不免再次询问:“是真的?”

“父亲,我妻主真的是把您的事情放在心里。原本那猪肉还能卖掉,可是妻主提前把肉收了起来。而且因为担心您今天是不是受我母亲他们的欺负,所以才早早回来。回来的时候,其他卖肉的人还都在好奇地问,为什么回来得这么早。”

顾南阳的亲生父亲听了以后眼里果然笑容更多了。

金小容居然这么想着他,真的很少见。

她对自己这么上心,那么对顾南阳也不会差。

“她挺好,如果我立马去见了你姥姥和老爷,也能放心了。”

“父亲,怎么刚住在一起就说这种话。”顾南阳一听这话就不干了。

他生气,也是担心自己的父亲真的不在了。

见顾南阳差点哭了,他父亲赶忙笑着安慰:“不慌,我身体真的很好,再活二十年都没有问题,我刚才只是那么一说,不是真的想要离开你。”

“嗯。”虽然才来他父亲这里两天时间,他却觉得这里真的好。

没有压抑的气氛,也没有做不完的家务,但有人真心心疼自己,特别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金小容和他父亲相处得很好,这样的结果更是让他高兴得做梦都能笑醒了。

“小容真的说这么多肉都炒了吃?”顾南阳父亲一边是为了转移话题,一边也是真的不确定足足四五两肉居然一次都炒了。

他小时候家里只要一个孩子,家里也不属于特别穷,偶尔父母也会给他炒肉吃。

只不过那个肉也只够他一个孩子吃,父母一口吃不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花开之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
一簪雪其他 / 连载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67万字一年以前
招惹偏执少年后其他 / 全本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33万字一年以前
席卷天灾其他 / 全本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104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偏要勉强其他 / 全本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