菟丝花她又美又毒

29. 装纯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菟丝花她又美又毒》最新章节。

“没有,陈渊哥哥不想我去求他们,我就不去。”

五月中旬,正值夏初。

花窗外草木深深,医堂病房外种着一棵枝繁叶茂的石榴树,枝叶郁郁葱葱,漏下一片细碎的光斑,一小片碎光恰好落在少女不知不觉漫上一抹薄红的眼尾处。

她细长的睫毛轻轻颤抖,与陈渊相扣的手在地面上打下影影绰绰的影子。

聂欢强撑起一个笑脸,轻轻地说:“我相信陈渊哥哥不会让我失望的。”

清风拂动少女柔软的发丝。

阳光下,她蒙着层朦胧的柔和光晕,陈渊手指动了动,想摸摸聂欢柔软的发顶,但控制住了,舒展开眉梢,眉宇间戾气尽散:“嗯。”

早在陈渊醒来时其他小弟便自觉地散去了。

他们与聂欢并不相熟,本想问问对方能不能讨要些宁心仙草,但陈渊的态度再明显不过:若聂欢求来的东西、他宁可疯魔也不要。

没有旁人,聂欢歪了歪头,软着嗓音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陈渊:“刚刚他们不给你说过了么?”

“原来陈渊哥哥听见了啊。”聂欢眨眨眼:“可这些事要说出来才会好受啊,所以我想听你再给我讲一遍。”

陈渊失笑道:“好。”

他强撑着从被褥里坐起,露出缠了几道绷带的劲瘦腰身,如同山间坚韧的青竹,能看到身上有一道道旧伤烙印。

陈渊沉默了会,深黑眼眸露出丝丝痛楚,似乎回忆到很久之前的事,才哑音道:“其实不全是因为那几个纨绔子弟,很久以前,我就常梦到爹娘他们……”

他说得很慢。

自满门被灭后,陈渊一夜之间从少年变成肩扛一切的大人。从冬狩到学宫,从少年到青年,在数个梦中惊醒的夜晚,他爬起身,在夜色中张弓搭箭,箭矢默默替其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

直到此刻,终于露出脆弱的一面。

讲到此行,陈渊面色骤然变得冷峻:“当时箭在弦上,我真的差点杀了他们、想让他们再说不出那些恶心话,但……”

少女松开了自己的手,此时托着小脸,听得很认真。

陈渊垂眸看了她一会儿,指腹不自觉摸了摸掌中寒气森森的锦囊,顿了顿,道:“但他们不值得我触犯仙律。”

那几个纨绔子弟的污言秽语,确实激起了满腔怒火。但彼时,胸口寒石的冷然温度冰得他微微醒神,指尖一偏,箭尖从咽喉移到了肩胛骨。

听到这,聂欢眼底的担忧尽扫,明媚地展颜轻笑一声:“还能想到仙律、看来陈渊哥哥确实不用我担心嘛。”

陈渊:“……嗯。”

他偏了偏头,避开少女太过清亮的眸光。

心中偷偷否认:才不是因为仙律。

是因为他还有想守护的人,想和他想守护的人光明正大地站在阳光下。

心境不稳时,他想的也是:回学宫去就好了。

只要有阿欢姑娘在、他一定能撑过去的。

然而他却不知道,聂欢撑着下巴,表面傻白甜式蠢笑,实则百无聊赖间一个垂眸,眼中欢欣恰如璀璨日光下飘渺的薄雾,风一吹便会悉数散去,露出薄雾下潜藏的不耐。

——聂欢知道陈渊真心喜欢自己,甚至比对方还更清楚为何而动心。

无非是家门被灭再无可牵挂,自己恰巧出现在那时,恰巧与他同病相怜,恰巧共经历一番生死,恰巧对孤苦无依的少年赠予了他最需要的东西。

于是便动心了,将满腔原本寄托在亲人上的感情悉数托付在自己身上。

可是啊……

聂欢眨巴了下眼。

心中暗道:可她知道这份感情有多岌岌可危,陈渊喜欢的只是这张无辜可怜的小白花面具,家门被灭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也算幕后推手,一旦真相戳破,只怕第一个翻脸不认人的,也会是他。

五月,窗外的石榴花开得正好,满树挂红。

少女侧眸看了眼窗外繁花,心想:正如这些石榴花、谁会对一朵注定凋零的花谈什么爱生爱死?

明知道结局,故而,从一开始聂欢就这般清醒地目睹陈渊逐渐沉沦于这份虚假的感情中,内心从未泛起过一丝丝波澜。

聂欢在医堂陪陈渊到日头西斜。

到用晚膳的时辰,陈渊主动提出:“阿欢姑娘,你紧赶回来肯定也累了,用膳后先歇息吧,尤七他们会给我带晚膳的。”

聂欢早守得不耐烦了,敷衍了两下便出了病房。

才穿过走廊,从医堂大堂穿过要出去,医堂堂人一抬眼瞧见少女身影,连忙“哎哎哎、聂学子等等!”地喊了几声。

聂欢茫然转身:“怎么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百炼飞升录》《都市之无上真仙》【快书阁】《摘星踏斗》《带着祖符穿越斗破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如见雪来其他 / 全本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70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小玲建军其他 / 全本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这题超纲了其他 / 连载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68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