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嫁神君

45. 请君入瓮

大殿内,妍娘吃饱喝足正准备睡觉,凝出的一道嫣红色法术穿过大殿往外飞去。

她絮絮叨叨写了许多,她隐约记得在世子府时奶娘曾说,夫妻之间应该相互扶持,不该隐瞒,无论好的坏的都要说,所有的误会都会解除。

所以她说,她很安全,她除了有个神域前夫还有个做魔君的旧友。到了信的最后,才黏黏糊糊说,想他。

然后在最末的最末,加上那一句,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呢?

那道法术事实上还没越过殿门,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捉住。

事实证明,就算是认主的法术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也毫无私密性可言。

罔世看着密密麻麻跃动的金字。

“夫君,通州天寒,记得添衣……”他怔怔看着信,随便就捡了一句念出来。

像是在丛林里捡到的一只浆果,硕大又甜蜜,甜的果肉是给别人的,他是一个偷窥者,只配尝到酸涩的皮,久久回味。

他不曾考虑过婚配,不曾考虑过除了修炼以外的任何事。可是曾有人问过他,如果成了最厉害的人那又要怎样?

他迟疑,想了一万年,也没能找出一个像样的答案。

直到那一夜,玉泽拿着一束石榴花,他不假思索便答应了她在大殿里种花的荒唐要求。

罔世恍然大悟,那样俗套的青梅竹马暗恋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而此刻,罔世凝视着手中幻出的这朵山茶,强忍着要把它捏碎的冲动,长长的眼睫隐忍着盖上眸中翻滚的墨色。

她喜欢上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行,妖魔鬼怪,哪怕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

但惟独不能是他,那个在罔世眼里十恶不赦,没有一点担当的伪君子。

垂在身侧的手握紧了拳,随着罔世拧紧的眉,一道术法尾随在那道传讯术法后飞出大殿。

淡色的桃花眼重新睁开,依旧是笑颜如常,透着几分妖邪。

有些陈年的仇,他可以一起报。更何况,现成的鸿门宴,摆好了宴席自然要多邀请一方宾客。

到时一堆心怀鬼胎的妖怪和一个虚伪的神,不知谁能更站上风呢。

传讯术法有了尾随的那么力量,十分顺遂的穿过魔界的屏障。甫一出门,便感受到了人间不安的气息。

外边比魔界,好像更加危险。

越往西北飞去,越是遮天蔽日的阴沉。

这里与一月之前已经截然不同,幸运存活下来的士兵早已疲累至极,完全是依靠贺成溪带来的一车粮草堪堪救命。

贺云州看着阴沉的天际,所有曾经光鲜亮丽的色泽全部隐没在一片死寂之中。

抬头看不见天空,那是来自冥界的死亡之气。那些逃窜的鬼魂,正是受尽了这些死气的侵蚀,本能的向往活着的时候那些明亮的空间。

而守城的士兵,因为这些死气,影响了心智。

每多向里走一步,就有一个声音叫嚣着让他们去死。可怕的不是蛊惑的言语,可怕的是这些蛊惑是从心底而来,使承受了巨大压力的士兵们活下去的毅力大受打击。

死了,总好过一直活在暗无天日的通州城。

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清点今日剩下的人数。

有时少了三个,有时少了十个。

至于尸体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或许是被饿鬼吞噬,或许是受不住了自戕。

剩下的人,麻木的继续拿着手里的武器。还能撑多久,没有人知道。

贺云州抬头,最最上空,是他的神魂扯成了薄薄的一层金光,缓冲着一股又一股激荡的死气,成了几乎泛白的一层。

一片灰白,是他作为神明的失败。

而最边缘的灰白之处,像是一颗流星,身姿轻盈得向他飘来,又像是一朵飞花,成了这一片废墟内唯一的亮点。

贺云州身上那件大红色的袍子早已换下,小心收起,换了一件禇褐色的圆领直裰。

他本想在胸口擦擦手,可胸襟那一块儿沾了血,沾了被击退的幽魂的恶心浆液。

他小心将袖口翻到里侧,露出较为洁净的里子,使劲擦了擦去。

他的小妻子,如今该在京城了吧。

今日,也没有忘记他。

他看着越来越近的山茶花,眸光却逐渐淡漠,直到看见尾随其后的法术,贺云州身上的杀意毕现。

他本能的感应到那股力量属于一个强大的本体,以至于来了这里依旧如他的主人一般蔑视所有人。强势的撕开阻挡在它面前的一切,无论是冥界的游魂或者是层层叠加的阵法结界。

那朵传讯的花抖着花瓣,半天没能开出来,却有一道猩红的字体张牙舞爪。

“好久不见,你的小妻子在我这儿,养的很好。”

贺云州的瞳孔剧烈震动,妍娘到底在哪儿?什么叫做养的很好?

他几乎是扯着那朵未开的茶花,粗鲁的剥开花瓣,一目十行看着那封饱含情意的信,在里面提取有效的信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再嫁神君》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完全控制其他 / 连载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56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一簪雪其他 / 连载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67万字一年以前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其他 / 全本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66万字一年以前
偏要勉强其他 / 全本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31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