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余,周周复始

57. 第 57 章

《年年有余,周周复始》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你们怎么才回来?”年兽语气不悦。

黎卿昨晚尝试着帮武年年疏通经脉,密密麻麻的疼有所缓解,她难得睡个好觉,今天近正午才慢慢悠悠醒来。

醒来发现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年兽郁闷地趴在沙发上索性又睡了会儿等他们回来。

迷迷糊糊中武年年听见动静,立刻强打起精神,她质问:“买年货要这么久?”

余砚池揉揉脖颈,在门外整理好的情绪听见她声音不可避免地再次乱起来。

黎卿替他掩饰:“妈妈想多买些东西给你存着嘛。”

“哦,”武年年顿时心生愧疚,主动跳下沙发贴去,“谢谢妈妈。”

黎卿弯腰将她抱在怀里避开余砚池的方向:“小池,快把年货分类归置好。”

明白她的好意,余砚池没推辞,拎起几大包购物袋去餐桌整理年货也整理情绪。

武年年两只前爪攀上黎卿的肩膀,她有些奇怪地瞅他背影一会儿,嘴里嘀咕:“妈妈,你有没有觉得余砚池有点不对劲?”

“不对劲吗?没有吧。”黎卿佯装不知道,巧妙地转移她注意力,“你倒是挺不对劲的。”

“我?”武年年果然上当,怔愣地望向妈妈,“我怎么不对劲?”

“没要我喊就自己贴过来,”黎卿捏捏年兽后颈皮,“不太对劲。”

武年年心虚地偏开视线:“好些年不见,你不能拿以前那套标准来对标现在。”

黎卿避开她尖角,揪揪耳朵:“就你有理。”

余砚池神游天外的,缓慢地挑出超市购买的新鲜蔬菜、及鱼、鸭等肉类填充进冰箱,等一切操作完成他心情勉强恢复一些。

“阿姨,年年,要贴春联吗?”他一副专心为新年准备的样子,目光没敢在武年年身上停留太久。

年兽纵身一跃稳稳落地:“贴。”

“这是要贴去大门的、这是窗花、这是贴在床头的……”余砚池一张张清点,顺便和年兽介绍一嘴。

武年年后脚一蹬借力椅凳完美上桌,虽然听得晕晕乎乎的,但她听得还蛮认真。

全部点清,余砚池短暂地和她对视一眼又撇开:“记住了吗?”

年兽诚实地摇摇头,眼底写满茫然;“记不住”。

半点不意外,余砚池也没指望她,从前武年年就是除了各种武术招式记得一清二楚,其他方面智商忽低忽高。

他握拳敲敲年兽大脑袋:“我贴,你照看着。”

“哦。”武年年迈开短小的四肢缀在余砚池身后,看他忙前忙后。

黎卿安稳地坐在沙发上托着腮脑袋随他们动作移来移去,眼眸温柔地看了会儿。

“这张贴去哪合适?”

“那吧,看上去比较和谐。”

“够不够高?”

“够高,所以你需要低一点。”

“这胶好难撕。”余砚池拽不断干脆就下口咬,牙都差点崩掉。

武年年提醒:“歪了歪了,右边低一点。”

黎卿看的津津有味,够本儿才慢慢悠悠地开口:“今晚吃饺子,我去准备馅料,你俩过会儿来帮我。”

余砚池笑盈盈地睨一眼脚边的小怪兽:“武年年现在这样子不帮倒忙就不错了吧。”

“就是按爪印我也不能让她闲着。”黎卿摆摆手不在意,“包饺子还是人多热闹好。”

一句话勾扯出久远的记忆,那时武家父母尚且留在武夕身边,余家海外业务还不稳妥,两家人都没什么亲戚,凑在一起也能过一个热闹的年。

而后翻天覆地。

武年年孤身一人东拼西凑还自己一个有温度的年。

没有家人,但她有朋友、有爷爷。

“武年年,别愣神,这花到底贴正没有。”余砚池胳膊都要举酸,武年年也没个反应。

年兽眼皮轻快地眨一下:“正了。”

余砚池松口气,跳下凳子蹲在武年年身边,眯起眼提醒她:“你现在可打不过我,专心工作,不要走神。”

“……”要不您是资本家呢。

提起工作武年年突然想起来:“你工作室不去没关系吗?”

“我可不是什么不通情达理的老板,”余砚池得意地笑,“给他们放假了。”

“可是——”

“我的工作室我做主,没有可是。”

“……”行吧,要不您是霸总呢。

最后一张贴好,余砚池满意地收手。

色调温馨的房间现在充斥着热烈的红,喜庆而欢愉。

武年年刚品出几分贴春联其中的快乐就被剥夺掉:“还有没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悠悠球不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其他 / 全本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246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其他 / 全本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4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