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来拼兮兮砍朕

28. 你不是死了吗?

天才一秒记住【雅盛书屋】地址:yasheng2.com

罗老爷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讷讷半晌,冒出一句。

“你不是死了吗?”

罗清娘还没体会到亲爹话里的深意,就被反应过来的罗夫人抱个满怀。

“是热的,清娘的手是热的。老爷,咱们的女儿还没死啊。”罗夫人大悲之下骤然转大喜,哽咽着泣不成声。

罗老爷也回过神来,恶狠狠地瞪着罗清娘:“你是私自逃了出来,路上可有人看见你回府?”

卉竹原本见着夫人的态度心中安定不少,可转眼一看凶神恶煞的老爷,又不免替自家姑娘悲哀。

见罗清娘发愣,卉竹连忙替她回答:“不曾,姑娘连夜逃回来的,一路上以皂纱遮脸,带着奴婢悄悄从后门进来,路上无人识得姑娘。”

罗老爷果不其然被卉竹分散走注意力,见到这个公然违背他命令,照旧跟着罗清娘的丫鬟,恶狠狠抬手就将茶盏砸向她。

指着卉竹鼻子怒骂:“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跟着这个孽障胡来,是不是她从前的龌龊事就是你搭桥牵线的?”

卉竹被砸破了脑袋,也不敢呼痛,磕头如捣蒜:“奴婢不敢,是咱们姑娘蒙受了天大的冤屈,被王家欺辱愚弄,这才回府来求着老爷为姑娘讨公道的。”

罗老爷怒不可遏:“王家还不够宽仁吗?你这个孽障竟还要这般污蔑你的婆家,你这该死的畜生。”

罗夫人拍着女儿的后背,摸着她发颤的身体,站出来说道:“清娘的为人你就一点都不信吗?既然女儿是回家来伸冤的,你就先听听清娘怎么说吧。”

卉竹也磕头说道:“望老爷屏退仆婢,听小姐一言。”

罗老爷怒笑道:“好,好。我就看你怎么说出个花来,来人,去将大少爷二少爷都请过来。”

罗清娘眼看着仆婢散去,大哥二哥匆匆赶来院中。

她留下了卉竹,缓缓站起身,脊背挺得笔直。感受到众人各异的目光,父亲眼里的绝情,二哥眼里的烦躁,她心中原本的羞恼恐惧忽然散了。

罗清娘一改轻轻柔柔的调子,朗声道:“威哥儿不是儿私通生下的孽种,他是王世彦用药迷晕了儿,奸污后留下的孩子。”

王世彦是王老爷的名字。众人呆呆愣愣地望着罗清娘,听着她直呼公爹名讳,说出那桩骇人听闻的荒唐言论。

罗老爷脸上的怒色翻涌,听闻那个名字后,正要派人去找。忽的一顿,不可置信地抬头,死死盯着女儿。

罗夫人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看着丈夫和儿子的反应,一颗心沉到谷底。

罗清娘震声道:“我罗清娘清清白白,是他们王家龌龊,妄想借儿的身子生下一个不容于世的孩子,又要叫儿被蒙在鼓里,受世俗道德拷打,任他们搓圆捏扁。”

“威哥儿死了,他们的贼心却没死。觉察到儿的怀疑,就派人时时盯着儿。昨日又在饭食中做手脚,若非儿机警,今日便不是儿逃出来,站在这里说这些。而是已经踏入万劫不复之地,不知生死了。”

“那王世彦……王世彦……”罗夫人捂着头,只觉天崩地裂:“亲家公就叫王世彦啊,他们家可有另一个叫王世彦的?”

罗大公子连忙去扶住亲娘,转头哀声说:“清娘,你别说了。”

罗老爷还是死死盯着罗清娘,说不出话来。

罗清娘笔直地立在堂中:“王家欺我辱我,清娘想要一个公道,爹爹可能给我?”

罗老爷的嘴唇抖了抖,半晌才说出:“你如何就能断定那是你……那是王世彦,而不是旁人?”

罗清娘立刻将自己使计看到王世彦真容的来龙去脉说了:“论容貌,清娘看得清清楚楚。论声音,清娘也辨得明白。敢问爹爹,能将儿一整个院子的人蒙在鼓里,除了主人家谁能做到。”

罗老爷不语。

“从前照顾儿的那些仆婢此刻就在罗府中,王家能做下这种事情,却不一定能全部瞒过下人的眼睛。爹爹尽可去问他们,或许有蛛丝马迹,或许也有叛主之人。”

罗老爷下意识要去摸手边的茶盏,摸了个空后才反应过来。

他沉声问:“那你说,你发现有孕后,为何不解决掉孽障?”

几乎是同时,他与罗二公子二人皆表情难看地瞪着罗清娘。仿佛透过事情始末,于未知真相时选择生下了孩子的罗清娘才是罪不可赦,万恶源头。

罗二公子站在罗老爷身侧,点头又摇头:“就算你当时不知那孩子生父是谁,可总归不是你夫君的。你为何不一碗药解决了他,反而要将其生下来,败坏门庭。”

罗清娘看向罗二公子,苦笑:“二哥,若你眼看着要绝嗣了,又要一辈子困在一方小院里,你甘心吗?你不会生出私心吗?”

罗老爷猛一拍桌子:“歪理邪说!”

罗清娘垂下眼眸:“儿发觉有异前,便是连你们都觉得王家夫妻仁至义尽,仁厚善良。何况是儿?”

“连他们都温声哄着儿生下孩子,说是作伴,也说是有个知根知底的孩子为他们送终。”

“你也说外人都知道王家仁善。”罗老爷冷声说:“就凭你今日这番混乱纲常之说,叫外人听了,一人一口唾沫就足够淹死你。”

罗大公子也劝:“是啊,妹妹。这……这种事拿出去说了,外人只会指摘我们罗家不会养女儿。你叫你的侄子侄女们未来怎么说人家?”

罗老爷盯着罗清娘:“此事无凭无证,光靠你上下嘴皮子一翻,你觉得外人会信吗?”

罗清娘道:“爹爹可以先去盘问从前照顾我的仆婢,或可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罗老爷沉下脸色,抬手指着罗清娘怒喝:“你——你一定要把我们家的脸面丢干净吗?”

罗夫人试图去拉罗清娘的衣袖:“大姐儿,不要与你爹顶嘴了,他只是嘴硬心软。”

罗清娘还是不动,她不知哪来的勇气,叫她此生以来第一次敢忤逆父母,挑衅父亲最重视的威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速来拼兮兮砍朕》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招惹偏执少年后其他 / 全本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33万字一年以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其他 / 全本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65万字一年以前
极品嫂子其他 / 全本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287万字一年以前
偏要勉强其他 / 全本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