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仅供参考

32.初吻

《图片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她怕黑,是真的。

赵冬藏经历了独自在山里走夜路且迷路的惊吓,此刻神志终于归位,反应过来不对劲,问道:“学长,你怎么会在这儿?”

她去找聂清唯时走岔了路,眼看着越走越远也没看到聂清唯半个人影,知道是自己走错了路,心里慌得很,只能摸着黑往回走,没想到竟然又碰上了聂清唯。

他不是应该在另一条上山的路上吗?

聂清唯移开目光,说:“我正好在蒋源镇北边山上,看到越明在群里说找不到你了,就帮忙也找一找,顺路的事。”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绝口不提自己看到消息时有多慌乱。

赵冬藏“哦”了一声,信以为真,并没多想一层,只是又说了一遍:“谢谢你啊。”

聂清唯摇了摇头,说:“我们先下山吧。”

赵冬藏说:“好。”

聂清唯拿出手机在群里发了条消息,带着赵冬藏往山下走。

赵冬藏拾起了被自己丢在雨地里的那把伞,简单抖了抖上面的水珠,撑着伞走在聂清唯旁边,两人保持着不近不远的安全距离。

赵冬藏回头看一眼漆黑的小路,仍旧有些后怕。

今天脱离大部队独自行动,本来是想找找那家神秘的1026号居户,没想到1026号没找着,还差点把自己给整丢了。

此刻,身边虽然只多了一个人,但赵冬藏觉得安心不少。

赵冬藏视线往旁边一移,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走在她身旁,脑海中莫名就浮现出刚刚那一幕——她一时情急扑进他怀中时,分明感受到了他坚实的臂膀和胸膛。

没想到聂清唯这么瘦,竟然还有肌肉?

赵冬藏拉回被自己发散的有些远的思绪,咳了一声,问:“学长,我能借下你的手机吗?”

聂清唯问:“怎么了?”

赵冬藏说:“我手机没电了,想跟陈学长他们说一声报个平安,免得大家担心。”

聂清唯说:“我已经跟越明说了。”

“啊?这么快啊,那真是麻烦学长了。”

聂清唯捏着手机的那只手紧了一瞬,心里想着“我不觉得麻烦”,却还是没说出口。

两人俱是沉默下来。

聂清唯看着眼前的路,心里升起一个念头,只希望这条路长一点、再长一点,最好永远这样走下去,没有头。

可终究是下了山,到了镇上。

两人顺着那条来时的青石板路往前走,道路两侧的民居都紧紧闭起了门,已是晚上十一点。

雨还在下,但已经小了很多。

从镇子北侧走到南侧,到了河边,那条两岸之间唯一的石桥本就出水不高,此刻已经被湍急的河水瞒过,没法过人了。

赵冬藏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只觉得情况棘手又无措,求助似的看向聂清唯:“学长,这可怎么办啊?”

聂清唯本想着趁刚才雨势稍缓把赵冬藏送回去,没想到还是过不了河,他沉默一瞬,随即和缓道:“今晚雨太大,恐怕是没法过去了,我们先回镇上,看看能不能找地方住一晚。”

赵冬藏想到自己的洗漱用品还在青年旅社,身上的衣服又都湿了,黏在身上十分难受,今晚恐怕是没法洗澡也没法换干净衣服,只觉得烦躁,又无可奈何,闷闷地吐出一个字:“好。”

聂清唯看见她的表情,想要安抚赵冬藏的情绪,心里酝酿了一下,语气温和道:“没事,明天雨就停了。”

他第一次安慰女生,措辞还有些生硬。

也不知是他的安慰起了作用,还是赵冬藏自我调节情绪的能力太强,很快,赵冬藏说:“没事学长,那我们走吧。”

聂清唯点了点头,两人返回镇上。

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只偶有门前悬挂一盏孤灯,显得格外冷清。

聂清唯上前敲了门,等了一会儿,没人应声。

又继续敲了几家,都是如此。

赵冬藏又有些着急了,问:“这是什么情况啊。”

聂清唯说:“这里大多数都是些老人,睡得早,雨又大,可能听不见敲门声。”

赵冬藏心里十分后悔,早知会下这么大的雨,她绝对不会选在下午出门。

她心中颓丧,眼下这情况,只怕是要冒着大雨露宿街头一晚。走了一晚上,赵冬藏双腿酸疼,索性破罐子破摔,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台阶上。

雨水瞬间浸湿了裤子,臀下传来一阵凉意,赵冬藏抱着伞柄,坐在原地抖了抖。

聂清唯看着赵冬藏的样子,想了想,只能问道:“你还能走吗?”

赵冬藏揉着腿,又是锤又是捏的,从他的话里倒是听出了一点希望,问:“什么意思?”

聂清唯说:“能走的话,我们再往山上走走,我知道山腰有一间民宿。”

那间民宿环境破败,他今晚本打算住在那,但没想到赵冬藏现在也无处落脚,只能把她也带去。

赵冬藏眼睛亮了一下,又不可置信道:“啊?什么民宿,开在这边没人去的山上啊?”

聂清唯说:“确实是有一家,只不过环境不太好,可能得将就一下。”

赵冬藏看一眼聂清唯,看他表情笃定,知道应该是真的。

环境再差能差过睡大马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暮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0天前
极品嫂子其他 / 全本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287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