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种田,秋收魔尊

41. 第四十一章

吴风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楼梯间并不太宽,三人并行便显得有些拥挤了,几人方才一直登楼,此时出了楼梯间,见到眼前灯火明亮的大厅,只觉豁然开朗。

原本听陶铁儿说春甲门连接最高层,还以为便是顶楼了,没想到此时所见,竟是楼内有楼,分做三层。

一层中央是个临水舞台,周围水景环绕,也不知如何制造出烟雾弥散的效果。

竹阙也有些惊奇这些水景竟可以置于高楼之内,让她恍惚自己站在地面上,可她转头自琉璃窗窥见外面景象,却不是寻常街景,而是方才入夜不久后,橙红色逐渐变暗的长空。

二层是看台,客人们在二层用晚膳,凭栏可见一层舞台景象,身后便是宽大的琉璃窗,回身可俯视城中夜景。

三层,瞧着是房间,房门紧闭,估计便是陶铁儿所说留宿的地方了。

“今日一定要想办法见到楼主。”竹阙凑到奉庚近旁,认真道。

奉庚点了点头。

“若吃饭的时候见不到,就想办法留宿,赖着不走。”竹阙继续认真道。

奉庚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言不发地盯着竹阙。

“做什么?”竹阙被看得不爽,蹙眉问道。

奉庚将原本的话咽下,摇头表示没什么。

说话间,已有几个模样清俊的少年出来迎接几人,服饰风格简约低调,竹阙瞧着他们都并未持花,身上头上也都没有佩戴鲜花,素净得很。

厅内穿行来往的大多是这样的素净少年。二层已经有些客人,但仍有空桌,客人们身边也会跟着一个或几个贴身婢女,乍一看人挺多,瞧着热闹却不喧嚣,十分清雅。

一层的舞台上有人正在表演制香,很是安静,竹阙抬头见二层的客人们倚靠栏杆,伸着脖子观望。

“他是谁?”南胡拉了拉身边一个少年的衣袖,指着舞台上的男子询问道。

“那是‘兰花公子’,擅制香。”少年恭谨有礼地答道,“表演结束后,会在各桌燃起他亲手调制的熏香。”

奉庚不动声色地斜睨着竹阙,看她有没有被台上容貌俊美的兰花公子吸引目光。

……完全没有。

竹阙正蹲在水池边,细细研究着水池中种植的鲜花。

她伸手扯了扯南胡的裙摆,等南胡蹲到她身边,竹阙便指着水池中说道:“这是莲花,你昨天吃的酸辣藕带还记得不?就是这个花的幼嫩根茎。”

南胡打量着水池中圆圆的莲叶以及硕大的莲花,想着竹阙昨日说这种“水菜”开花十分好看,便忍不住赞道:“这藕带花确实清丽啊。”

竹阙正要矫正他是“莲花”,却听到一旁有人接话道:

“濯清涟而不妖,自然清丽可爱。”

此人手执一支含苞待放的莲花,踏着楼内雾气朝竹阙几人走来,出现引得楼上好几位客人惊呼出声。

他面容白净,五官端正俊秀,言语间透着和煦,让人心生亲近;生得一双桃花目,却并无勾人媚态,反倒流露出冷淡之意,又让人不敢过于亲近。

竹阙见他头戴莲蓬形状的玉簪,一身浅青色纱衣,层层叠叠,幽远清淡,温如云雾,倒让她想起天界仙君。

但也只是想起罢了,怎么说呢,虽然楼上花痴声一片,但竹阙瞧着面前男子似仙非仙的模样,总觉得……有点刻意……

毕竟天界养眼的仙君仙子太多了,又都是实打实的仙气飘飘。

而且楼上为他响起的那些花痴声让竹阙生出些莫名的不安感……

奉庚见竹阙盯着此人看了半天,眉头微微蹙起,向前几步站到竹阙身后,靠得十分近。

“藕带公子?”南胡低声问一旁的少年。

这小动作却被男子瞧见,朗声答道;“在下莲花公子。”

莲花公子说着,看向竹阙这边,眼中不自觉多了几分光亮。

奉庚见他走近,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焦躁,伸手将竹阙拉到身后。

“啊怎么了?”竹阙方才在发呆想事情,没反应过来。

莲花公子见竹阙被奉庚藏到身后,便对着面前头戴茉莉的飒爽女子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来。

竹阙歪着脑袋,从奉庚身侧探出头来瞧,被奉庚伸手按回去。

奉庚没再耽搁,直截了当地对面前莲花公子道:“你陪我用晚膳吧。”

莲花公子笑着应下。

正说着,又有五位男子走向他们这边,引得楼上一阵阵笑语嫣然的议论。

几位分别手执梅花、桂花、水仙花、芍药花、石榴花,身份不言自明了。

看来所说的“十二公子”估计是由十二种鲜花命名的。

竹阙拉着奉庚的袖子,挪到他身侧凑近了说道:“万香楼确实厉害呀。”

“怎么说?”奉庚问道。

“你看他们手中拿的可都是新鲜的真花,但是这些花花期各不相同,春夏秋冬的可都有呢。”竹阙惊奇道,不清楚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地方也许能学到不少东西。”

奉庚转头瞧她,她倒是一心惦记着正事。

可竹阙打量完他们手中新鲜花枝,却暗暗咽了口唾沫,憋着满腹惊惶不敢言明。

其他几个公子也就罢了,这高大的芍药公子一身装扮十分清凉,只穿着下半身的衣服,将健硕的上半身袒露在外,让竹阙不好的预感达到了顶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如见雪来其他 / 全本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70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总裁她别有用心其他 / 全本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67万字一年以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