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一摇害我不浅

67. 第 67 章

《摇一摇害我不浅》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走廊里很黑,手机的光线非常的暗淡,光线打在了他的脸上,一半脸是暗的,一半脸是亮的。照亮了她幽幽的脸。看起来诡异极了。

是瓦而,正倒吊在横梁之上。

然而,廖宾白一抬头,发现天花板上还不只有一个人。

他把头抬了起来。视线正好跟那个人对上了眼神。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冰冷,那样的无机质。

更重要的是,这张脸和那个倒吊着的脸。出奇地相似。

相似到让廖宾白惊恐的掏出了刚刚叠好的手帕。不断的擦拭着头上的汗珠。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饭店门口那些迎宾,想起了那出奇的一致的笑容。想起了曾经经由自己手处理过的。地下四层的那些废品。

他哈哈大笑,几近癫狂的道:“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吗?你们终于要来收割我的性命了吗?”

瓦而做了一个卷腹,她轻轻松松地就从倒吊的状态中,恢复到了正坐在悬崖之上。

瓦而和詹航康面对面,手机的光线非常微弱。让二人看不出对方的表情。

然而,站在地面上的廖宾白见到二人不说话。他愈发的疯狂起来。开始不断的用自己的头撞着边上的柱子。

“咚咚咚。”

这边上的柱子正好和二人所坐着的悬梁连接在一起。

地面上的廖宾白已经将自己的额头磕破了,流出了血液来。

“下来!”

“咚咚咚!”

“你们给我下来!”

四周很黑,又空旷又寂静。

三个人中,只有一个人在说话。

而且细听那些话语,里面污秽不堪,掺杂了不少肮脏的字眼。

整个长长的黑暗回廊之中。只能听得见“咚、咚、咚”的沉闷撞击声,以及廖宾白粗鲁的叫骂声。

廖宾白几乎要发狂了,他道:“你们如果要来杀我,那也至少先把我的欠条给我吧!我给你们工作几十年,做了这么多错事,这些还不能一笔勾销吗?”

“欠条。”

瓦而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词汇。

在昏暗的手机光线下,她对着詹航康重复了一遍这个词的口型。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试一试吧,横竖也不亏的。

她对自己说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千锅土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席卷天灾其他 / 全本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104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48万字10天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完全控制其他 / 连载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56万字一年以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