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山河

45. 嚣张

如果想定其山的死罪,雏凤楼抛尸护城河女尸案子证据不足。

但若是想用起兵造反这事拿下其山,他必须把安王府摘出来。

所以,其山是认定了即便是他查出了地下神道一事,也不敢深究,而女尸案又不足以让定他死罪。

所以,那日在开国伯府上,他让府兵伏杀他,有恃无恐。

他手上捏了一张牌,只要他敢动他,他便能拖整个安王府下水。

这步棋布置得好。

好到连他一时半会都想不到解局。

北寰言隐约觉得,这件事背后的势力,远比他想象的更加强大。

又悉悉索索地翻了个身,凌信声音从对面里间传来:“睡不着啊?”

北寰言确实睡不着,便坐了起来嗯了一声。

“你怕其山那事,拖安王府下水?”凌信问。

北寰言又嗯了一声:“我还没想到破局的办法。这事明显跟谋反有关,历朝历代只要牵扯上谋反,都没善终的。”

凌信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头枕着双手,要睡不睡地问道:“那其山,真的是你父亲的旧部吗?我怎么一次都没见过?你见过吗?”

北寰言沉默。

他也没见过。

北寰言目光落在锦被上,不知在想什么。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破窗而入,撒在他手背上,他心中一动,似乎有什么事一闪而过。

他瞳孔猛缩,脑子里被遗忘的线索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他似乎找到了破局的关键!

*

翌日,辰时末,景雀把北寰言喊起来。

帮他更衣,束好头发,便让人把饭送来。

北寰言很困,吃饭的时候眼睛都闭着。

凌信更困,他压根就不想起来用早饭。

景雀强行把凌信拉起来,把人架到饭桌上,一边帮他布菜一边唠叨:“两位公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不吃饭?”

凌信拿着筷子,头都垂到桌上去了,脸贴着桌子,顺势就趴那继续睡。

景雀见状觉得好笑,又去捏凌信鼻子,把他捏醒。

如此好几次,凌信才彻底醒。

凌信无精打采地喝了一口粥:“我怀念许都生活。好歹晚上能按时睡觉不是?”

北寰言眼睛没睁开,但是听见凌信说话,也是下意识地点点头。

景雀知道他们这些时日为了查案子,披星戴月,特地让厨房煮了海参虾贝咸粥,里面放了些人参。馒头里塞了枸杞。

凌信喝一口直蹙眉:“景大监……”

“啊?”

景雀给他夹了一筷子小菜,放到他盘子里。

“你一次煮这么多进补的东西,也不怕我们上火?!”凌信指着下巴上一个要冒没冒出来的痘痘,“熬了好几个大夜了,南境这天气又热,很该给我煮点清热的吃食。”

景雀照顾他们是按照宫里的习惯。

他不知道这里这么热,不能这么吃。

北寰言老老实实地吃着,不啃声,他脸上一般不长东西。

但是凌信正是脸上冒痘痘的时候,他经常一觉睡起来,脸上长一个小痘痘。

所以他最近吃东西都非常注意。

景雀看他竟然这么在意自己脸上长痘痘,“噗”的一声笑出声来,道:“知道了,知道了,下次我去嘱咐厨房。”

两人慢吞吞地吃完饭,人也彻底醒了。

北寰言不想骑马,只想走到府衙,顺便消食。

景雀这边伺候完北寰言凌信,转身又去看北寰舞与时均白。

*

北寰言正点到府衙,看见纵尚已经来了。

他趴在后堂的案牍上奋笔疾书。

听见有人来,抬头看见北寰言,连忙起身作礼。

北寰言让他别多礼:“其山审得怎么样了?”

纵尚拿起写了一半的卷宗,道:“雏凤楼的流水大部分都进了开国伯府,城内几个银号走的账,我已经查到了账簿。昨日带着证据去审其山,其山也供认不讳,说雏凤楼背后主子就是他。他也认下护城河女尸案是他犯下的。”

北寰言听着不做声。

纵尚道:“开国伯其山逼良为娼,利用幼女赚钱这案子到此就审结了。至于如玉递上来的名单……到底只是个名单,其他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其山不认那名单,我也不能就这么结案。开国伯其山意欲谋杀南境巡察使这事,他不认。只说是公子莫名其妙拿人,他只是自保。剩下的这罪名,也不够定死罪。”

北寰言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

那个名册现在不在雪娘手上,不在如玉手上,也不在其山手上。

其山不认是为了苟活。

但他手上有其山其他的事,要定他的死罪,不用雏凤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酒剑四方》《未来天王》《书剑盛唐》《斗罗:我的武魂是写轮眼》《我能提取熟练度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盛世山河》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这题超纲了其他 / 连载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68万字一年以前
如见雪来其他 / 全本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70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48万字11天前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其他 / 连载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46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