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世神明在线改命

32. 新春福利(甜甜恋爱番外)~^^……(1 / 3)

《厌世神明在线改命》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临近年节,街面上的布置也越发喜庆起来,盛红的灯笼挂满长街,路上车马如龙,卖年糕、糖画的小贩走街串巷,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沿街朝北走上一段距离,便是镇上最有名的乾来客栈,南来北往的客商走卒,向来都会选择在此处歇脚。

门前,客栈的伙计借着木梯,将彩绘的酒幡挂上檐角。

不远处,一白一红两道身影相继走近。

那伙计眼尖,刚爬下梯子,转头便瞥见了两人,他连忙堆起笑道:“裴公子,贺公子,你们二位这是忙完了?”

仓陵镇的邪祟那日便已除尽,他们二人今早也不过是再去例行检查一番而已。

“嗯。”裴渡微微颔首,算作回应。

贺子慕先前受的伤还未完全痊愈,眼下回到客栈,自是准备回房休息一番。

眼看两人即将抬脚上楼,先前那位青衣姑娘特意交待给他的任务历历在目,伙计顾不得礼数,连忙喊道:“贺公子,裴公子,你们稍等一下。”

二人闻言,停步回望。

伙计追上去,大脑飞速运转着,“那个,我是想说……”他的视线划过柜台上还未张贴的年画,脑海忽然灵光一闪,急道,“今晚镇上恰逢灯会,二位既然来了这里,要不要去瞧上一瞧?”

“灯会?”贺子慕脸上难得浮现出几分兴味。

那伙计连忙顺着回答:“正是,二位客官初来乍到可能不知,每逢元日,这灯会便会在永宁街举行,一是为了祈福,这二嘛……”

小二故意停顿下来,吊了吊贺子慕的胃口,见对方果真投来视线,他才清清嗓子,继续道:“自是为有情之人寻个契机。在灯会上,折花相赠意中人,若对方接受,则回以信物暗示。若对方拒绝,此花便算作祝福。”

说白了,这灯会折花的习俗便是为了成全少年爱慕与少女怀春的心思。双方有意那自然最好不过,倘若一方流水无情,此举也算留个余地。

裴渡闻言,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客栈伙计。

贺子慕沉吟不语,似乎在斟酌着什么。

伙计悄悄觑了一眼两人的神色,又特意在红衣少年身上多停了两秒,心中暗自忖道,灯会之事自己已经告知他们了,虽然过程有所出入,但大概也算完成任务了吧。

不过……他迟疑地挠了挠头,怎么老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

天字房是乾来客栈最好的客房,位于二楼最东侧,坐北朝南,采光极好。

此刻厢房内,温峤正安静地坐在梳妆台前,身后站着一袭青衣的扶缇。

她左手抬着温峤的下巴,目光在眉心处打量,“温姐姐,你不要总是整日穿白衣,偶尔也要尝试尝试别的颜色,就像这件,多漂亮。”

铜镜中映出女子清冷的侧脸,她身穿星蓝软罗长裙,鸦青色的单螺髻被一支玉簪挽起,清冷之中更添几分淡雅。

一边说着,扶缇一边捏着朱红细笔在她眉间描摹,寥寥数笔,便勾勒出几瓣灵动的莲花。

“好啦。”扶缇收起笔,放回妆台,将她的身体摆正,“你看看,可还满意?”

温峤睁开眼,镜中人面容姣美,薄施朱色,丹唇皓齿,细眉如柳叶,眉心花钿宛如点睛之笔,更显美人丽而不俗。

“这是……我?”温峤有些不敢置信。

从前一心扑在修炼与捉妖上,她从来不会在穿着打扮上浪费时间,更别提那些时兴的妆容与发髻了。

扶缇见她这般模样,不由得弯唇笑了下,“温姐姐生的这样好看,以后就要多打扮一下,免得令明珠蒙尘。”

听出她话里的打趣,温峤难得羞赧了一瞬。

想起自己的计划,扶缇转了转眼珠,又凑近她道:“对了温姐姐,我今早在集市上瞧见一对剑穗,感觉和你的剑很般配,可惜摊主不单卖,我只能一齐买了下来。”

少女从腰间佩囊中掏出一对月白色的剑穗,剑穗顶部以金丝缠绕,中间嵌着镂空银铃,尾部流苏摇曳,精致又漂亮。

不由分说,扶缇直接塞进她的怀里,笑吟吟道:“总之我买都买了,温姐姐可不要拒绝,这个姐姐留着自己用,至于另一个嘛……”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我瞧着贺小师兄的佩剑好像也缺个剑穗,温姐姐不妨送给他,想必师兄一定很乐意。”

温峤看着怀里的剑穗一怔,又听到她说的那番话,心中顿时升起一丝难言的微妙。

“我……”

话未说完,厢房的门便被人敲响了。

“师姐,你在吗?”贺子慕的声音透过木门传进房间。

扶缇心中一喜,偏头看向温峤,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温姐姐,好像是贺小师兄,我去给他开门。”

不等温峤出声,她便已经抬脚朝门口走去。

吱呀一声,房门从内被人打开。

贺子慕正欲开口,却在看到扶缇时,生生转了个声:“小师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完全控制其他 / 连载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56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第一夫人其他 / 全本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142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一簪雪其他 / 连载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67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