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为卿狂

45. 逃离

沈轻带笑迎着:“将军回来了。”

萧屿在她旁边找了位置落坐,审视过棋盘后说:“惊蛰这棋下得……”一时半会儿他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我来陪你下一盘吧。”

沈轻却说:“不如这样,我用惊蛰的棋,你用我的棋,如何?”

惊蛰有些意外,却也站起身让了位置:“那怎么行,我这棋已经被夫人杀得无路可走了,还怎么下?”

萧屿也不想占了便宜,哪有大男人下棋还要女人让的,但又见沈轻眼神坚定,毫无让步之意,也只好答应:“先说好了,这局若是我赢,也不算我赢。”

沈轻若有所思:“赢就是赢,怎么不算,将军只管全力就是。”

方才本应是惊蛰下的,沈轻接了她的盘,说话间她已落下一子。

萧屿直呼:“好一招起死回生。”

棋盘上萧屿在进攻,沈轻问着他:“大理寺的事都处理完了?”

萧屿未答反问:“你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沈轻亦如此,不答,自说自话:“是有人有意为之,若真如此,今后要多加防备。”

萧屿再次落子:“锦衣卫想要用守备军拿我的错。”

沈轻落子后闻言有些疑惑:“锦衣卫,锦衣卫直辖天子,与将军有何仇怨?”

不知不觉沈轻的棋招破了原来的局势,萧屿眉目微挑勾起笑,本应输掉的棋局竟真能起死回生,心里想着这夫人还有多少惊喜是他不知道的。

“世家里的关系盘根错节,锦衣卫也不过是其中利益的产物,若表面上得罪了一家,实则已牵动了无数利益关系网,明面上能看到的东西已经很多了,暗地里谁又知道会牵扯出什么。”

“不过轻儿这棋招,果然走的漂亮。”

沈轻瞧着棋盘,思量须臾,再想怎么出奇制胜,摆在眼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敌进我守,二是破釜沉舟,虽铤而走险,但胜算却大。

倘若保守进攻不一定能拿下这局,棋子还在手里捏着,她端详着萧屿,萧屿笑意盈盈,也不崔,任她思考,最终沈轻选择了第二条路,破釜沉舟,她想赌一把。

萧屿似表面上摸不清她的意图,歪头瞧她,说:“这么好的进攻机会,夫人何至走这步险棋呢。”

“将军下就是了。”沈轻志在必得。

萧屿在棋盘上落下最后一子,这一子已在沈轻的意料之中,一切都按照她的计算进行中,沈轻捏着的棋子落下:“将军,你输了。”

惊蛰和白露在一旁观棋,还未反应过来,惊蛰只道:“夫人神来之笔,我怎么就想不到还可以这么下。”

“我输了。”萧屿输了棋,语气里却是宠溺,双臂撑起身子,上半身已越过棋盘,清澈如水的双眸凑近沈轻,沈轻下意识往后移开舒适的距离,却被萧屿伸出的手掌捏住下巴。

“输的不是棋,”他一字一字说,“我—是—输—给—你—了。”

沈轻嫣然一笑:“我就说嘛,以将军的才智怎会发觉不了,我这两步虽险,走得出其不意,你定会有所察觉。”

萧屿接着她的话,又凑近了一些:“你在睹我,舍不舍得杀你。”

沈轻感受着他的气息,笑得有些得意:“多亏将军手下留情了。”

惊蛰这才恍然,在一旁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

萧屿听到沈轻的回答这才满意坐回自己位置,懒懒地应道:“你若跟我睹,那永远都是你赢。”

沈轻不再说话,可心里却欣喜得很,这棋睹的是萧屿的心,她打心底猜透了萧屿会容她走这一步,才敢下此棋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她是胜在人心。

沈轻心里还是挂着正事,纤细的手指落在棋盘上,“棋局里的险象环生可以破,将军如今的处境也可破,有心之人要害你,这次没得手,还会有下次,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萧屿也正有此意,不曾想沈轻竟然与自己心意相通,明白自己所想,可又不愿让她参与进来。

萧屿抚摸着她的发,安慰道:“朝中的事,我自会打理,你无需跟着操心。”

沈轻却不这么想,她既已嫁给他为妇,就不能置之不理,“夫妻本是一体,荣辱与共,将军在前朝厮杀,我却只能在后院贪图享乐,我做不来。”

萧屿听着只觉沈轻心里有他,便顾着乐,什么都能答应,嘴里念着那句“荣辱与共”。

萧屿说:“一年前皇上让我接管守备军,守备军那时是个烂摊子,没人接手,便指派我去,后来我才知为何无人愿意接,禁军和锦衣卫都是皇宫御用的,何等威风,里边的人都是世家子弟,最差也是旁支,守备军弃如敝履,人人都要退避三舍,自我接了守备军以来,动了不少人的利益,他们便视我如洪水猛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雅盛书屋【yasheng2.com】第一时间更新《吾为卿狂》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其他 / 连载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46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总裁她别有用心其他 / 全本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6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