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掌门师妹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42. 异象

《我与掌门师妹不得不说的二三事》转载请注明来源:雅盛书屋yasheng2.com

姜悬月醒来时,脑子还有些晕乎,只感觉怀里抱着个人,软绵绵的还带着点香,熟悉的很。

他勉强撑开眼皮,低头望去,乌黑浓密的秀发瞬间铺满眼帘。

师妹?

他呆了一瞬,随后立刻清醒过来,混沌的大脑顺了顺思绪,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和店里的伙计问完话后,他想回来泡温泉,结果师妹正在温泉里,还叫住他一起泡,之后又不明所以突然亲近他,他在被冲昏头之前忍住了马上出笼的欲望,强行当了人,可师妹后来说的那些……

他疲惫地闭上了眼,只觉心累。

过去的自己还真是畜生得不堪入目,造孽得罄竹难书。

简直是乱糟糟的一夜。

他叹出一口沉重的气,再一细看,应逐阳正靠在他怀里睡得香甜,她最近应该也是累坏了,一边带着他跑来跑去,一边还得腾出手处理公文,半点闲不得。

姜悬月扭头看了眼窗外,外面的天色显然已至丑时左右,换作平时她早该醒了,这会居然还睡着。

他蹙起眉,心疼地想摸摸她的头,可这么一抬臂,却让他注意到了点别的事情。

应逐阳昨天睡觉前身上仅穿着一件白色中衣,单薄得很,完全无法阻挡身躯的柔软触感,而他身上也一样。

他们现在正紧靠在一起,躺在一张床上。

过于美好的感觉在他意识到这个场景的瞬间,强势攻占感官,让姜悬月原地石化,某些男性晨起时十分常见的反应不负所望地出现。

昨晚应逐阳撩拨完后冲他吼了一通就走人了,留他自己在温泉池里消不下去,反复念了不知多少遍清心咒才终于好了些,可眼下这情况实在是……

姜悬月倒抽一口冷气,轻手轻脚地将自己从床上挪下来,随后迈开腿,悄无声息飞奔出房间,冲向浴桶。

温泉是不能再泡了,再泡他都怕身体里的火烧着自己。

他接了满桶的冷水,一盆一盆往身上倒,虽然这五月的天不至于让他觉得太冷,但还是忍不住打了几个哆嗦,直到一桶水见底,他才总算是清心寡欲下来,擦干头发和身子,换上一套新的衣服,从遮蔽浴桶的屏风后走了出来。

应逐阳正靠在墙边看着他。

姜悬月面色凝固一秒,转瞬又笑颜灿烂地对她打招呼:“师妹早啊!昨晚睡得怎么样?”

这一声问候喊得中气十足,就好像他们不是刚在一张床上躺了一整晚,而是早上在菜市场买菜时偶然碰着面一样,阳光又开朗。

应逐阳也同样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懒散回答道:“嗯,挺好。”

“那就好那就好,”姜悬月不自然地理了理头发,说,“你要不要吃饭?我正准备出去买点。”

应逐阳直起身,拍拍衣袖道:“我和你一起出去,看看这城还有哪里不对劲的。”说着她便向大门那边走去。

姜悬月猛得抓住她的手腕:“诶师妹!你、你就这么出去啊?”

应逐阳愣了下,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姜悬月尴尬地松开手,指了指她身上的中衣说:“这样……这样很容易感冒的。”来自一个大早上泡冷水澡的人的忠告。

应逐阳低头瞧了眼衣服,用一种很是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他:“我当然是要回房间换衣服,难不成在这里换?”

浴桶在靠近温泉的墙角一侧,而应逐阳的房间门在浴桶的斜对角,和大门一个方向。

姜悬月:“……哈哈,这样啊,那、那你先去换吧,我在这里等你。”话说到最后,快要被羞耻消了音。

幸好应逐阳也懒得理他这失智行为,自顾自回去换了衣服后,走出了大门。

“师妹等等我!”姜悬月急忙跟上。

清晨的城镇热闹得很,路边数不清的早点铺子炊烟袅袅,白汽飘飘,雪白的馒头包子被亮出几屉在外面,热气香味交杂,顺着空气传入肺腑,这个时候镇上的人显得格外多,纷纷聚在摊子前排队等着买早餐,姜悬月和应逐阳并肩走在大街上,时不时被挤到一起。

“师妹,要不你先去酒楼等我,我买完早点就去找你。”姜悬月知道应逐阳不喜欢吵闹的地方,这种人来人往的街道她应该会觉得厌烦。

应逐阳虽然眉头微皱,但还是拒绝了:“不用,我是来查探情况的,不至于那么矫情。”

“不是矫情不矫情的问题,这里实在有点乱,咱们想查也……”

话还没说完,应逐阳突然道:“这里是不是离昨天那个甜点摊子很近?”

“什么?”姜悬月微怔,转头看了一下四周。

“咱们昨天从酒楼出来后,一直在向正南方向走,然后转进了一个巷子,从巷子的另一侧出来,应当是从酒楼偏东南方向的位置往回赶路,在路上遇到了那个摊子,也就是说那个摊子相对于坐落酒楼正东方向一百米处的客栈来说,在它的西南方。”

修真之人步程一般比常人快上不少,他们用了小半天时间将酒楼附近的大致情况看了一遍,虽然走的不算远,但看到的东西也已足够。

姜悬月回忆了一下他们从客栈出来后到现在所处的方位,说:“可我们现在就在客栈的西南方。”

应逐阳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圈周围,低声道:“所以,那个摊子离我们现在的位置没有多远。”

姜悬月牵住她的手,面色淡定地继续往前走,背后却隐隐出着细汗:“师妹,其实这里不止是那个摊子的问题,你应该也发现了吧。”

应逐阳垂着头:“很难发现不了,简直像是故意给我们看的一样。”

这整条街,都和他们昨天见的不太一样了。

“虽然变化很小,但我先前看得也算细致,这里有些地方处理得实在不仔细。”姜悬月撑着一个假笑,逼音成线,“比如咱们左手边那栋五层楼,第三层敞开的窗户里出现的还是一个正在晾衣服的姑娘,今天就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妪,右边街道上那个买幼童玩具的店铺,昨天还是个用木架支起来的小摊子,今天就换成了店面。”

应逐阳假作看风景的样子抬头望了一眼,左侧高楼第三层确有个支开的窗户,一个面容枯槁的老婆婆正看向窗外街道。

她的眼球浑浊涣散,和任何一个年事已高的老人一样,不知在看什么,也不知在想什么,可应逐阳却莫名觉得,她在看她和姜悬月。

目光专注得让她背后发寒。

应逐阳收回视线,曾经遇到的各种奇诡战斗经历,以及成为掌门后养成的淡然性子让她很快镇定下来,波澜不惊道:“一夜之间变化一条街的风貌和居民,还没有任何响动,真是厉害。”

“说不定,没有响动就是因为他本来就是这里的创造者。”

“那你觉得他是用什么办法创造出来这种……”应逐阳深思片刻,别扭地措辞:“栩栩如生的景象?”

姜悬月笑了下,只是有点难看:“我一开始怀疑过会不会是类似于海市蜃楼的手段,可这里的一切都太过真实了些,不管是人,动物,还是这些吃食,建筑,可见可触,可闻可感,显然他们都是由实物支撑起来的,并非虚幻,我们要想弄明白这里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其实有一种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他的声音淡漠而无情,听得让应逐阳心头微颤。

又来了,这种感觉。

她完全能够猜到他的意思,但还是停下了脚步,直视着他:“什么方式?”

姜悬月立在她身侧,笑道:“抓一个人,放点血,看看他是什么做的,然后让我夺取他的魂魄审个干净。”

“……”应逐阳表情冷了下来,“为什么又是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一只大山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ABO垂耳执事其他 / 全本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46万字一年以前
一簪雪其他 / 连载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67万字一年以前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其他 / 连载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646万字8个月前
私藏玫瑰其他 / 连载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54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48万字1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