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身中情毒跑路了

106. 正道

度迢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雅盛书屋yasheng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晏和迎着孙莲青的目光,面不改色,“你拿我父王当年对凌家的愧疚,做了多少事,本王心里有数。淬心决蚕食心力,你又能撑得多久,天下如何沧桑,始终会归于正道,你要做的,只是蚍蜉撼树,没有意义。”

孙莲青嗤笑晏和与她讲道理,她反问过去:“何谓正道,晏王府的道是正道,我的道就非正道了么?晏和,你如今没有资格判我为邪道。”

孙莲青说着,飞掠起身,朝着他攻击而来。晏和不动声色抵挡,劲力于半空相接后荡开,令朝阳也起了波澜。

绝顶高手之间,只需一招便可分出胜负,晏和眼眸一闪,孙莲青稳稳落地。

他已经不是她的对手。

孙莲青却并不高兴:“晏和,我对你很失望。苏余庆半生功力给了你,你竟浪费了。”

晏和没有接话。

“胜者的道才是正道。你若输给我,便只能加入我的道。只要你归顺于我,我可以遂了你所有的愿,无论光明还是阴暗,只要你想要。”孙莲青声音里少见地显露出情绪,是胜利者的慨然。

“你要做什么?”晏和问,仿佛产生了动摇。

孙莲青不介意让他知道:“我要这天下只有我的道,万道合一,到时无所谓邪恶,无所谓不公,无所谓痛苦。”

听完她说的话,晏和有些震惊,他十分好奇,“是什么让你有如此狂妄的想法?”

“狂妄么,晏和,是你太谨小慎微。”孙莲青不以为意,“既有此绝世的武功,却困于可笑的情感,做事瞻前顾后,你若与我合作,万道合一,不是难事。”

“是吗,那你说来听听,要如何实现?”

孙莲青轻笑:“顺道者留,逆道者去。你我有这个实力。”

“苏夫人有此志向,本王佩服,若你真能消灭所谓邪恶、不公和痛苦,我求之不得,可本王自认做不到,历来多少仁人志士倾其一生也只能把它们减少分毫,苏夫人也不必做这等无用之事,不如加入我晏王府,助本王维持江湖须臾安宁。”

孙莲青只当他懦弱,不再多费口舌,“那不才便做给你看。”

晏和皱眉看她。

“晏和,我不杀你,我给你机会,只要你不死,随时可以反悔。”孙莲青走时道。

晏和眼看她离去,无法去追,孙莲青的心智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她竟超脱了仇恨,生出更高远的志向。

是了,也只有她如此才能活到今日。

晏和生出更巨大的忧虑,她所说的道,晏和坚信无人能够达到,如果她所信为真,若不折戟而返,一意孤行下去,那将为江湖带来一场浩劫。

遍观天下,还有谁能阻止她,令她折戟?

晏和抬起手,想感受朝阳,边塞的风没有丝毫温度,冷冽如刀,刮得他心口发寒。

.

来君啸的情况很不好。

无忧散失效后,他醒来记起自己杀了门人,又手脚被废,痛苦万分,虽然没有发狂,心力快要耗尽,也活不了多久。

谢芷兰废寝忘食翻找医书,没有找到天元神灸的只言片语。

槐影告诉她,天元神灸需医圣手传,书上没有记载。

她已经知道,用了这个神灸会减寿,但她没有退缩,反之,她更想要知道,究竟是何种神妙的针灸之法,有如此奇效。

三日后她下山,手里抱着几本书,来问水立刻迎上来。

“谢姑娘,可有办法了?”来问水停步抱拳问她。

谢芷兰脚步不停:“要试。”说着快步进了医馆,上楼而去。

门外候诊的数十人看着她,仿佛看见了希望,皆目送她而去。

谢芷兰默然不语,动作坚定,摊开书,摆开银针,却在下针前对来问水说:“这一针下去,我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来问水怔住了。

谢芷兰沉吟片刻,直接摘下了幕篱,丢在一旁。

来问水忙转头避开,却听她说:“来公子正人君子,那日已经见过了,不必如此避讳。”

来问水终于看向她,她生得很是好看,周身气度也与他见过的女子不一样,如一支幽兰,开在空谷,不期盼,不骄傲,安静自若,无丝毫攻击性,眼眸温柔如水,此时却平湖起波澜般透着壮阔。

“但我保证这次死不了。”谢芷兰仿佛没有看见他眼中的惊艳,对他说。

“那便请谢姑娘施针。”来问水道。

谢芷兰没有犹豫,翻开书册,一边看书一边在来君啸左边心口对着书扎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跟他不熟》《山海八荒录》《庙祝能有什么坏心思?》《人在木叶,这个鸣人躺平了》《从吞噬开始做任务

相关小说

招惹偏执少年后其他 / 全本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33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0天前